日本「追星族」有多誇張?不結婚不要孩子,日本阿貝瘋狂追星「地下少女偶像」,跪地痛哭應援

FunLife 2022/04/26 檢舉 我要評論

安安,今天少女和各位粉絲朋友們來說說日本的追星族。

辭掉工作,不娶妻生子,甚至不花時間探望父母,用足以買下一棟房子的錢購買周邊無數……

這,就是日本獨有的追星現象。

然而不同的是,雙方的角色不是人們一般熟知的「正統」偶像和年輕的粉絲群體,而是不知名的地下女子偶像,和年紀足以當她們父親的中年阿貝們。

十幾歲的少女和被歸類為社會邊緣人物的男性,實際上都在各自領域裡處于底層,但當他(她)們互相依存,卻形成了日本「畸形」卻獨一無二的偶像文化。

「這不是一種熱潮,而是一種信仰。」

在日本,有一萬名以上的少女自稱為地下偶像。

19歲的少女「柊木裡緒」就是其中一員。

雖自稱偶像,但到底和那些已經成名的人待遇不同,裡緒常常穿著汗臭的表演服,就連鞋子都已經跳開膠了,還要自己拿膠帶粘好。

她很清楚從地下到地上這一步有多難走,也深知做愛豆是有時效的,她才19歲,但在這個行業裡已經算「大齡」,未來也不可能終身從事,因此裡緒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夢想著未來能成為一名歌手。

除了日常的表演和直播,沒有足夠的錢去包裝、推銷自己的裡緒,只能不斷參加一個又一個比賽,好讓更多人了解自己。

她甚至曾獨自一人騎著腳踏車橫跨日本、前往偏遠的地方去自我宣傳,為的就是「哪怕能再朵拉到一個人來聽我的演唱會」。

但藝人這份工作,付出和努力本就不成正比,裡緒的演藝之路總結起來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堆積。

她曾有過為動畫配音的機會,結果落選了。

後來得到了為動畫唱主題曲的機會,可最後也不是她。

參加各種選秀現場效果也都還不錯,但最終卻總是落選。

她一直很努力,但就是沒回報,成功永遠和她差了一點點。

可無論被打擊多少次,裡緒的選擇只有一個,那就是更加努力!

而同樣在為她的夢想而付出努力的,還有她的粉絲們——裡緒幫。

一群中年男子穿著花花綠綠的應援服,在裡緒的每個舞臺下用力揮舞著螢光棒,為她嘶吼、應援、流淚。

為了支持自己的偶像,這些人幾乎是毫無保留地付出了自己所有的金錢和精力。

比如其中一位名叫「孝司」的43歲上班族。

曾經的他和追星毫無交集,過著和大多數人一樣按部就班的生活,準備攢錢和相愛的女孩結婚,不料,對方後來卻愛上了別人。

事情已經過去了很久,可再次想起,依然會覺得悲傷……

自那以後,他就把錢全都用來追星,遇到裡緒後,他一年看了700場表演,花的錢都夠買一套房子了。

但追逐十幾歲的少女,並不是像很多人猜測的那樣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戀愛幻想。而是因為裡緒仿佛一面鏡子,讓孝司一直拿自己跟她作比較。

年輕時的孝司也有過很多夢想,比如成為探險家,但最後還是屈服于生活,當了個普通上班族。

他的生活平凡且簡單,也常常做事失敗,之所以喜歡上裡緒,就是被她努力表演的精神所打動,看著這個瘦小的年輕女孩,孝司常常思考:「她都能辦得到,為何我不能」。

與其說是在追逐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不如說,孝司在追逐理想中的自己。

也因此,裡緒的夢想,就仿佛是自己的夢想。

為了支持她,每當觀看演出前,包括孝司在內的幾十位粉絲會專門聚集在一起,對著電視練習打call動作,他們不惜匍匐在地,還將舞臺稱為「戰役」。

為了支持她,有粉絲會專門騎著腳踏車從56公里遠的地方跑過來和她見面,然後陪伴她繼續完成騎行計畫的一段路。

在裡緒參加選秀前,這些粉絲們也在計畫著如何讓裡緒贏得更多投票,連應援服的顏色都要仔細考慮。

偶像負責舞臺表演,粉絲負責場下的一切,他們像是要共同完成一件大事。

裡緒常常說:「讓我們一起實現夢想吧!」

但想要長久維繫這種關係,靠的絕不是粉絲單面向的無止境付出,作為偶像,裡緒也一直有所回饋。

她能記住每個粉絲的名字和長相,甚至能分辨出對方剪了頭髮。

對待粉絲們的付出更是百分之百地感恩,裡緒始終表示:「他們在我的人生中佔有很大的地位,沒了他們,我什麼都不是。」

就連粉絲們購買的周邊商品,她也會親自打包,所謂的感激,從不只嘴上說說。

不可否認,一些私生或者靠販賣肉體獲得人氣的「失格」偶像,會破壞人們對追星這一行為的總體印象。

但在日本,更多的粉絲和地下偶像之間都像裡緒和裡緒幫這樣,彼此遵循著規則,知道分寸。

對于粉絲們來說,每次和偶像合照,都很清楚哪裡可以碰,哪裡不行。

在公司門口等待偶像下班也絕不過分靠近,甚至跟蹤,只是純粹地目送她們離開,不會打著愛的旗號入侵對方的私生活,更不會拿所謂的脫粉去威脅、控制偶像的人生。

舞臺上盡情釋放愛意,但私下裡是兩個彼此尊重的個體。

態度雖狂熱,但對待這種關係的看法卻非常理性,他們並不把臺上的少女當成假想女友或是性幻想物件,也清楚自己不可能和對方發展什麼關係,對自己而言,那就是一位溫柔的偶像,僅此而已。

而對于偶像而言,不論粉絲長相如何、有沒有錢,都不能區別對待。

因此粉絲永遠不必擔心會被拒絕,就算不做任何努力偽裝自己,也能夠擁有被愛的權利。

外形條件普通的女生也能成為偶像,被社會排斥的邊緣人也能被體會愛人與被愛,這種沒有條件和門檻的相互依存關係,反而讓感情變得質樸,也為雙方彼此都提供了一個避世空間。

在裡緒的演唱會上,這群中年男子們仰望著自己的偶像,共同合唱,帶著笑容盡情流淚。

在這裡,跟「同類」在一起,他們不用在乎社會地位,不必擔心被嘲笑,在他人會覺得羞恥的年紀,還能用力去吶喊、去歌唱。

或許在旁人看來場面詭異,但在這裡,粉絲們只覺得放鬆又感動。

在壓力大、人們普遍缺少自信的日本,和舞臺上的女孩一起盡情吶喊、釋放,就仿佛大家團結一致在共同對抗著什麼。

更重要的是,它療愈了人們內心最無助的情感——孤獨。

因追隨偶像而找到生活支柱,又因支持著同一個偶像而找到同類。

這些喜歡裡緒的粉絲們相聚在一起,變成團結的一家人,看到裡緒終于有機會和唱片公司簽約,他們激動地吶喊,那種場面,令人很難不動容。

不少人還因為追星而找到了人生的新目標。

比如孝司,在裡緒勇于挑戰和面對失敗的精神的激勵下,他下狠心辭掉了穩定的工作,自己開辦了公司。

「當上班族永遠會有別人替你承擔責任,就會慢慢失去野心。我想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我想趁現在做點什麼,不然可能會後悔一輩子。」

憧憬一個人,就想向她(他)的優點靠近,在追逐偶像腳步的同時,也能變成更好的自己,所謂的偶像精神大抵如此。

在當下這個時代,太多負面新聞,讓很多人下意識談「偶像」色變。

來自外界的教唆以及不少粉絲的過激行為,也讓追星偏離了正確的方向,顯得越發畸形。

然而追星這一概念本身不應該被嘲諷。

在不打擾、傷害別人,也不過分沉迷于此、荒廢自己人生的情況下,追隨偶像不是什麼該被批判的事。

畢竟,當人有時無法從親情、友情甚至物質條件中獲得快樂時,還能在那個自己所憧憬的目標身上得到些許安慰。

那麼各位粉絲朋友,你們有沒有追星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