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男子為了復仇蓄謀12年策劃了一場致命同學聚會,要與50多名師生同歸于盡!

小夥伴們有沒有發現,長大之後越來越不喜歡聚會了? 時候逢年過節,走親訪友最快樂的你,現在是不是遇到聚會就想躲開了?

雖說現在有的聚會能推就推,但一次不去卻也不行。就拿同學聚會來說,這不單是聯絡感情的機會,還是拓寬人脈謀取商業機會的好時機。 當然現在的同學會也都變了味兒,基本上成了某些人炫富擺譜的勢力場。

今天要講的故事,發生在30年前。1991年日本佐賀縣佐賀市舉行過一場多年沒見的同學聚會,但卻沒有人想到, 這場同學會其實是一場死亡之約。

這場同學聚會的策劃人名叫赤司良治,1964年出生在賀縣。赤司良治從小有著良好的家庭教育背景,他的父親是中學的英語老師,母親則是中學的音樂和護理老師。

出生在這樣的家庭,算是每個孩子從小的夢想吧,至少在物質方面不用犯愁,但唯一的問題就是, 赤司良治的父母工作太忙,從而忽視了他的成長

因為沒有父母從小的陪伴,赤司良治的性格非常內向,這導致他在小學時根本無法融入同學之中,無奈父母給他轉移到了學區外的小學。

小學畢業後,父母為了更夠更加方便照顧赤司良治,于是便讓他去到了他們任職的國中,他們本意是為了赤司良治好, 卻不知道這就是他噩夢的開始

因為從小養成的內向性格, 赤司良治不喜歡說話,這使得他成為了大家攻擊的對象,加上他的身材瘦小,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于是他成了任人欺負的「討厭鬼」。

赤司良治曾遭受過哪些讓人難以想象的遭遇?挨打只是家常便飯,他有一次被人用椅子擊中了頭部,導致頭上被縫了好幾針;還有一次他被同學強行鎖在了安放清掃工具的櫃子裡,還曾在女孩面前被剝光衣服, 甚至被逼著喝過下水道裡的水......

這對一個才上國中的少年來說,簡直是夢魘一般的存在,更關鍵的是,他也曾把自己遭受的事情告訴過父母,但父母卻對他說: 「那是你有錯在先。」

因為赤司良治的父母身份是這所國中的老師,他們不想被其他人認為是袒護自己的兒子,于是很多次都沒有為赤司良治提供必要的保護。

原來自己的工作和形象比兒子的生命還重要, 擁有這樣的父母也是赤司良治的不幸之一。

在這樣的環境裡,赤司良治度過了暗無天日的三年時光,也就是在這時他意識到,沒人能夠幫助自己,如果想要贏回尊嚴,只能自己變強。

中學畢業後,良治進入了佐賀縣立神埼農業高校的食品化學科, 而這也是他報復計畫準備的開始。

在這三年的時間裡,他開始發瘋似的學習,所有食品化學相關的知識他都學,為的就是一個目標—— 復仇

畢業時,他在自己的日記本上寫下了這樣的一句話:「今天我18歲了,我要讓曾經讓我吃過苦的那些蠢傢夥和我一起同歸于盡,這是我活著的唯一原因。」

高中畢業後,赤司良治憑藉優異的成績被熊本工業大學(現在的崇城大學)應用微生物工學科錄取。

大學時光對于很多人來說都是輕鬆的,但赤司良治卻並不是這樣,他並不參加社團活動,而是整天泡在圖書館, 即使後來他的父親因病去世,他都沒有停止自己復仇的決心。

大學畢業後,赤司良治先後在三家藥企工作過,他在這些地方上班的目的就是為了拿到他想要的化學藥品,這也是他復仇計畫的一環。

他在他的復仇日記中這樣寫道: 「我一直在思考不同的殺人方式,但最終使用化學毒素是最能激發我興趣的一種。我考上了熊本理工學院的應用微生物學系,畢業後我去了福岡的大精食品公司工作,離開後我又轉到埼玉的一家公司。所有這些都與化學試劑打交道。我選擇大學和公司是為了我的人生目標——為了獲得大量的化學試劑。」

就在赤司良治的計畫按部就班的進行時,他卻患上了乙肝,這讓他覺得必須要提快復仇的速度,因為他的父親就是因為乙肝去世的。

但實施計畫需要大量的錢,赤司良治手裡並沒有那麼多,巧合的是不久後他就被摩托車撞了,獲得了一筆不小的賠償金,他的計畫終于可以順利實施了。

為了把曾經的同學都聚到一起,赤司良治策劃了一場同學會。他挨個給曾經的同學打電話,訴說自己多麼想念他們, 並且統計了所有人方便的時間,最後選擇了最多人能夠出席的一天作為聚會日。

據統計當天會有50多名師生到場,因此赤司良治特意選擇了一個可以自帶酒水的酒店作為聚會的地點。在聚會開始前,他需要把提前準備好的放了大量化學物質的21瓶啤酒和3個具有倒計時裝置的爆炸物帶進酒店,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還提前準備了一把改裝過的槍。

原本一切都在按赤司良治的計畫進行, 卻沒想到在聚會的前一日發生了意外

聚會前一天赤司良治回到了家裡,但他奇怪的神情和超多的行李引起了母親的注意。在赤司良治外出時, 母親偷偷來到了他的房間翻看他的行李,卻意外地看到了他的復仇日記。

日記上詳細的計畫讓母親毛骨悚然,再想到最近兒子古怪的行為,母親第一時間打電話報了警。

員警到場後發現了大量的汽油和火藥等危險品,之後當場逮捕了赤司良治,並且派人趕到酒店銷毀了有毒的啤酒和危險品。

第二天,同學聚會如期舉行,但赤司良治卻沒有出席。 為了不讓同學們掃興,警方並沒有公開赤司良治被逮捕的真相。

幾天之後,這件事登上了當地的新聞,看到這則新聞的老師和同學們全部都後背發涼,冷汗直流。

最後,佐賀地方法院判處赤司良治有期徒刑6年,雖然他並沒有殺人,卻屬于殺人未遂,畢竟是50多條人命,法院的量刑還算公允。

但我們回看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 是否錯誤都只是赤司良治一個人的呢?他的父母沒有錯嗎?他的老師、尤其是曾欺負過他的那些同學,沒有錯嗎?如果不是他們的冷漠和殘忍,赤司良治也不會走上非殺人不可的歧途啊!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