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慘王妃:豪門千金嫁大10歲丈夫遭家暴,晚年與女兒形同陌路

自從邁進2022年,日本國內的疫情就越來越一言難盡。迎來史無前例高峰,動輒單日感染人數就破10萬。

雖然嘴上說著已經麻木,但看著上升的直線,說一點不心慌是不可能的。病毒面前人人平等,繼許多名人感染之後,皇室成員也中招了。

比起真子,佳子和愛子三位公主,可能有些小可愛對這位確診的三笠宮瑤子女王會有些陌生,算起來這位瑤子女王應該是現任天皇的堂妹。

而因為母女倆前後腳住院,三笠宮這個宮號最近經常出現在了日本新聞上。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雖然是皇室旁支,熱度肯定比不了天皇一家,但三笠宮這一支也是給喜歡挖皇室物料的媒體們提供過不少素材。

尤其是瑤子母親信子妃和自己丈夫、女兒們的愛恨情仇故事…

日本皇室歷史悠久,規矩更是多的讓人窒息,即便是嫁入旁支,也常常被壓得喘不過氣來。能像久子妃那樣活成瀟灑大女主的,純屬是特例中的特例了。

終歸是同人不同命,一樣是豪門的千金大小姐,一樣是嫁進了三笠宮這支皇族,信子妃的命可要苦的多,說是最慘王妃怕也不為過…

信子妃原名麻生信子,1955年出生于一個商人政客世家,日本第92任首相麻生太郎是她親哥哥。

曾祖父麻生太吉一手創造了麻生家族的盛世,1898年成為日本眾議院議員,後又被任命為貴族院議員,死後追贈從五位,讓麻生家一躍成為新貴族;外祖父是日本二戰後第一任首相,自民党創始人之一的吉田茂;雖然可能一時比不了老牌華族們,但也妥妥的名門閨秀了。

九州巨富豪門,日本五大政治世家之一,出生在這樣家庭的麻生信子從小衣食無憂,基本沒什麼煩惱,性格自然樂觀開朗。從聖心女子學院中等科畢業以後,順理成章的進入專門的名媛學校英國女子精修學校,畢業後在松濤幼稚園擔任過一段時間的英語講師。

像麻生家這種政商結合的豪門,和皇室的交集自然很多。早在麻生信子16歲的時候,大她10歲的三笠宮寬仁親王就對她一見鍾情,向還是高中生的她求婚,不過當時的信子實在年齡太小,這段求婚也暫時沒了下文。

寬仁親王的父親是曾公開向中國道歉,被稱作日本紅色親王的三笠宮崇仁親王。只可惜子不肖父,與寬厚仁和、正直坦蕩的父親崇仁親王不同,雖然受過良好的教育,但寬仁性格偏執衝動,言論更是極端。

他在學生時代就經常和在日朝鮮人組織「朝鮮總聯」的學生打架,甚至公然歧視女性,「女天皇會斷絕皇室血統」的話就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除了有個好出身,怎麼看都絕非良配。

但麻生家顯然不這麼想,或許對于這種政治世家來說,兒女的婚姻如果不能為家族發展出力那簡直就是浪費。能和皇家聯姻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

年紀小不能結婚沒關係,戀愛還是要談的。于是有意無意為兩人創造了許多相處的機會。見面多了,交流自然就多了,一來二去感情升溫,信子成年後兩個人的婚事水到渠成。

當年的發佈會上,記錄下了處在熱戀期的信子的那份喜悅和嬌羞,幸福溢于言表。脾氣暴躁的親王,唯獨對自己溫柔呵護,這是什麼戳爆少女心的瑪麗蘇劇情啊。想必那時候信子一定覺得自己是嫁給了愛情…

兜兜轉轉多年後,癡情親王的選擇還是當年那個讓他一見鍾情的人。如果沒有後來的夫妻反目,這絕對算是「讓人再次相信愛情」的一段佳話…

婚後兩人也確實過了一段舉案齊眉、相敬如賓的甜蜜日子,信子妃為寬仁親王生下了彬子和瑤子兩個女兒。

很多社交場合都能看到夫妻兩個人的身影,1991年寬仁親王患上食道癌,信子妃更是守在身邊親力親為的照顧。

那時候的信子妃眼角眉梢常常帶著笑意,應該算是一家四口為數不多的和睦幸福時光。

可惜好景不長,隨著時間流逝,夫妻兩個人之間的矛盾日漸顯露。信子妃的顯赫家世在皇室血統面前不值一提,平民新貴嫁給皇族就是高攀,自然受到來自其他皇族有意無意的排擠。

看看得過失語症的上皇后美智子,再看看抑鬱症的皇后雅子;比起這兩位,尤其是雅子皇后一直有丈夫的回護,而向丈夫尋求安慰的信子妃得到只有丈夫的不理解,覺得她小題大做。甚至一度限制她和娘家來往,受了委屈無處可訴,所有的壓抑苦悶都只能放在心裡。

再加上寬仁親王本就性格偏激,加上患有酒精依賴症,長時間酗酒導致他脾氣更加暴躁,夫妻倆關係越發緊張,甚至被日媒爆出酒後對信子妃大打出手。對此寬仁親王給出的解釋是信子妃有妄想症,還向媒體爆料她對兩個女兒管教過分嚴苛,屬于精神虐待。

宮內廳的管束加上丈夫的冷嘲熱諷,承受巨大精神壓力的信子妃心力交瘁,患上了壓力性哮喘;直到後來因為腦缺血在家中暈倒被緊急送到醫院。

2004年,信子妃因為胃潰瘍和更年期障礙,開始和丈夫分居,搬到了姐姐位于輕井澤的別墅療養。說是養病,大概也是不想看到丈夫寬仁吧。之後幾年信子妃由于身體原因,一直反復入院,2009年10月出院後,索性直接住進了靠近皇宮的舊宮內長官官邸獨自生活,這期間信子妃未參加過任何皇室公務。

夫妻關係名存實亡,昔日的恩愛的兩人就此形同陌路。直到2012年寬仁親王病逝前,信子妃才去看了他最後一眼,甚至最後都沒出現在丈夫的葬禮上。

這也讓本就受父親影響對母親頗有微詞的兩個女兒更加不滿。寬仁親王離世後,信子妃繼承了三笠宮家主位。可兩個女兒以信子妃長年缺席皇室公務為由,多次向宮內廳提出剝奪她的家主位,改由長女彬子繼承。

拒絕母親進入三笠宮東邸,甚至直接報警抓親媽,最後年邁的三笠宮崇仁親王不得不出面,把寬仁親王這一支和本家三笠宮合併,每月統一劃撥補貼。這也讓母女的關係直接降入了冰點,之後遇到不得不共同出席的場合,母女三人也都是冷著臉全程無交流。

寬仁親王離世一年後,隨著身體好轉,信子妃也開始重新接手皇室公務,再次出現在大眾視野裡。

如今的她出任紅十字會名譽副總裁,擔任東京慈惠會總裁等多個職務,同時輔佐皇后事務,與女兒關係也有所緩和,臉上笑也日漸多了起來。

本是無憂無慮的大小姐,本來可以活成很多人羡慕的樣子。一朝嫁入皇家,失去自由,更是和丈夫反目,跟女兒形同陌路,也是讓人不勝唏噓。但願信子妃能真正的和過去和解,度過一個平和幸福的晚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