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飲食文化有多殘忍:淩遲活魚只剩骨架,要求食客吃時魚還能遊!

淩遲,大家都知道吧?俗稱千刀萬剮,是古代極刑之一,據說劊子手如果在割最後一刀之前讓人犯斷了氣,還得受罰。但隨著人類社會文明程度越來越發達,這種不人道的刑罰早已被遺棄在歷史的煙塵中,就算被偶爾提及,也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封建制度的黑暗殘酷,以及對人權的極度漠視。應該沒有人會覺得,嗯,這玩意可真牛,是個絕活兒。

但有一個國家可不這麼認為,他們甚至在自己的飲食文化中保留了這種「殘忍的絕活兒」,這個國家就是日本。

日本受歷史和地理因素影響,國土狹小物產貧瘠,沒有豐富的食材和輔料來發展飲食文化,所以從古代開始,他們判斷某個廚子的活兒好不好,一般只看刀工。而「骨泳」這道菜,正是基于這點「傳承發展」而來。

何為「骨泳」?——顧名思義,就是將魚肉全部剔下來後,讓它的骨頭在水中游泳。

這是一條鯛魚,很顯然,它的兩側肌肉已經被片下,只剩下連帶著魚鰭的肌肉附著在骨頭上,而體內的魚骨分毫畢現。

而食客在品嘗刺身時,亦可透過魚缸近距離「觀賞」食材提供者在水裡遊弋的身姿,可謂視覺和味覺的「雙重享受」。

這道菜的「精髓」在于,食客在吃完刺身之前,魚不能斷氣,要能夠持續在缸裡遊動,並且廚子下刀需要精准,魚骨保留程度越完整,「觀賞」價值就越高——是不是和淩遲之刑極為相似?

「庖丁人」,意味主刀廚師

上面這位就是主刀的「匠人」,他對著鏡頭說,這門手藝是他們家世代傳承,多少代就是幹這行的,並且家族獨創一種名曰「詠骨」的刀法,能有效避開魚的血管和神經,目前已經成為「骨泳」的標準流程,在日本流行開來。

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這般「匠人精神」並非獨見于「骨泳」,事實上已經成為日本獨特的飲食文化,姑且拋開道德觀,你要說為了追求極致的食材新鮮度,所以弄條活魚在跟前遊,或許還有那麼一點邏輯性,但有些魚壓根就不是做刺身的,也要活剮了在食客跟前展示,這就很不可理喻了。

比方下面這條魚,刺身一般用較大的魚,且魚肉以腹部為主,但這魚體型極小,用的是背部的肉,為什麼仍然被製成「骨泳」呢?

還有全套的牛蛙刺身,整只牛蛙被切割成零碎的肉塊,但保留頭部和頸部脊椎神經。

最大的「賣點」是,當食客品嘗刺身之餘,用筷子碰牛蛙頭部時,牛蛙會眨動眼睛,做不到這一點,說明廚子刀工不過關。我就不放動圖了,太過驚悚,你們但憑想象吧。

津津有味品嘗牛蛙全套刺身的日本女人

日本刺身脫胎于中國的魚生,自中國唐朝傳過去之後,日本就在追求食材新鮮這條路上一條道走到黑。

比如,日本如今的「名菜」——八爪魚湧丼,這道料理的「要義」仍然是食客品嘗時,八爪魚必須活蹦亂跳新鮮,不,活蹦亂跳可能實現不了,但至少是顧客在澆下刺身調料時,八抓魚的殘存部位可以扭動起來。

日本人對這種現象,稱之為「丼之舞」,一邊品嘗地道爽口的現切刺身,一邊觀賞食材本身在碟中翩翩起舞。

霍霍完八爪魚,龍蝦也沒放過,如出一轍,身體部位給淩遲碎了,但頭不能動,尤其是頭上那幾根龍蝦須,顧客也是照例一面大快朵頤,一面欣賞龍蝦須緩慢張開收攏。龍蝦存活時間越長,代表做這道菜的廚子越合格,要是端上來的龍蝦在食客吃完之前就失去了活力,多半以後就不來光顧了。

再比方這種小甜蝦,也是要求在送到客人跟前時,已經被去頭剝殼的蝦身要會彈動,彈動力度越大,代表越新鮮,顧客的滿意度也越高。

日本人對于低溫食材刺身施以精細的「淩遲」,對于高溫炙烤則不太講究,直接把活物放火上,但對于欣賞食材在被吃時的掙扎卻一脈相承。

這只鮑魚,據說塗上黃油和鹽,最久要用文火小烤上30分鐘,才會停止扭動。

章魚也是,但是章魚反抗力氣比較大,需要好幾個人用力「制服」,才能保證其不逃離。

好了,更多的我就不展示了。

事實上,自從日本福島核污染之後,西方世界對于日本水產相當謹慎,許多海鮮銷路受阻,本著自救的初衷,日本媒體開始大肆宣傳「日本飲食文化」,這讓很多西方人第一次見識到了「骨泳」和「八爪魚湧丼」之類的日本「名菜」。但事與願違,這種殘忍的「美食」非但沒有幫助日本海鮮的出口,反而在國際媒體上引來一片質疑和討伐,導致許多視訊不得不下架刪除。

即便拋開道德因素,大量食用淡水生食,也不利于人體健康,會加大罹患寄生蟲病的風險,因此,強烈建議大家不要嘗試此類料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