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衰敗后,幻想和家長里短,成了日本人愛看類型的消遣

十年河東,五年河西。

韓國電影崛起了。

日本電影,影響力也不如以前了。

事實上,你去看日本電影,從上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日本電影幾乎橫掃整個亞洲。

愛情片隨便一拍,就是亞洲爆款。

那個時候,日本電影人也愿意嘗試,犯罪片,暴力片,愛情片,高概念片,愛情片,懸疑片等各種類型的電影,他們都拍過。

但今天,日本類型電影少了。

多的是理想主義電影,多的是那些家庭電影的家長里短,多的是那些情色的限制級別電影的生殖幻想,為什麼日本電影會走到今天呢?

今天我們就結合歷史和社會現實,一起來聊聊日本電影的變化。

這個話題說來復雜,但也簡單——

日本經濟衰退。

年輕人手里沒錢,沒有安全感,他們在熬。

熬時間,等待下一個日本經濟騰飛的機會。

你也許覺得很好奇?

難道現在日本不是發達國家嗎?難道現在的日本年輕人就找不到工作嗎?當然,年輕人能找到工作,但留給日本年輕一代的問題是要怎麼活,要追求怎樣的生活價值與意義。

吃飯很簡單,但要吃什麼樣的米飯,是白米飯加糖,還是白米飯加白菜,還是加肉。

說到底,原本上升通道狹窄的日本,在失落的三十年里,上升的真空被進一步壓縮。

年輕人,看不到未來。

你想升職加薪嗎,

對不起,日本人有一套「羞恥文化」,在公司里面,除非老板提出加薪,否則你提出加薪就是對公司的不忠誠,是恥辱。

嚴密的等級秩序下。

日本人拒絕寬容,不愿意承擔責任。

你想要創業,當然可以。

但是一旦面臨失敗,沒有人會去理解人。

日本「羞恥文化」,不會同情任何弱者。

創業失敗,債還不起,被家人瞧不起。

你可以選擇去領失業補助金,但是好面子的日本人拉不下那個臉,那最后怎麼辦?

穿上一身筆直的西裝,公園長椅一躺成乞丐,跳進大海,回歸自然。

在日本,你看不到未來。

在看不到未來的曙光的年代,

你給日本人去拍一些愛情片,犯罪片,科幻片,戰爭片,愛國片,他們不會去看,

生活已經疲憊了,去看一部不屬于自己生活的電影更累,這就是日本電影的現狀。

也許電影很好看,很有教育價值和現實價值,但看完只會讓人徒生焦慮與不適。

日本人還是喜歡《半澤直樹》這樣的理想主義的作品,喜歡「漫畫」里的那股少年與中二。為什麼?因為他 們希望能夠在黑暗里,找到一絲希望的曙光

日本年輕人什麼問題都知道,但是他們什麼麼也改變不了,這不是個人英雄就能力挽狂瀾的問題,也不是喊口號就能解決的社會困境,他們要面臨的困境太多太多了。

現在擺在日本人面前的——

1,人口老齡化:

我們且不談生育率低,低欲化社會,每年社會減少80萬人口,我們談擺在日本面前最重要的是老齡化 ,日本的年齡中位數在49歲。

49歲?什麼意思。

如果我們把國家擬人化,那麼日本就是一個49歲的人,49歲的人,你覺得他會干什麼,

什麼高科技,AR,區塊鏈,虛擬貨幣,造飛機,對一個中老年人有什麼意思啊?沒意思。

49歲的人不可能像年輕時那樣拼了,每天享受下人生,每天就圖吃好喝好睡好,就夠了。

但最要命的是,這群49歲的人,你說他們老吧,他們還沒退休,還占據了整個社會最主流的資源,年輕人無奈上不了位,日本的整個資源都集中在這批人中老年人的手里。

但不是最重要的問題,即便資源集中在了這批中老年人手上,年輕人也可以努力突破。

這就是第2個困境。

2,結構性問題與錯失產業轉型時機。

日本的雖然有老齡化問題,但是雞上日本的人均要素生產率甚至還處于穩步提高的狀態。

日本經濟結構還是高度依賴于傳統制造業,汽車、電子元器件、鋼鐵、機械制造這些。

也正是傳統制造產業的存在,再加上日本終身雇傭制在內,讓日本比較排斥機械化,引進機械化會導致失業,工會和你鬧,這也是為何,即便經歷了社會危機,日本還是比較穩的,人還是有工作,不管是不動產銷售還是工業生產上都沒有任何蕭條的跡象,在日本旅行,很難直觀感受到所謂的「日本崩潰倫」。

但這里也有問題,你中老年人能干的制造業,年輕人也能干,但中老年人比你經驗豐富。

年輕人,要熬時間。整個日本都在熬。熬老一批人死去,下一個經濟周期律的到來騰飛。

上一次,他們已經錯過了新的風口。

泡沫破滅前,日本人的國民投資早已提前透支,房地產的飆升,透支了大量的國民投資,

20世紀80年代,日本的房地產飆升,人們都把存在銀行的錢拿出來去投資房地產,但是一張日美的廣場協議,導致日元升值,泡沫破裂,問題就而來了。這個問題,咱們中國巨人級別的經濟學家林毅夫說得很清楚。

東京房子之前公允價值5000萬日元,泡沫破裂后就只值1000萬日元來,通俗點來說,日本人貸了20年的工資好不容易買了一個房,結果現在3-5年的工資就可以買了。日本的銀行消化了泡沫破裂的沖擊,代價就是投資的提前透支,日本銀行再融資能力受到了影響。

泡沫破裂后,大量房產被抵押給銀行,但這些資產就是死資產,對于銀行而言, 沒辦法形成現金流,開銀行是要賺錢的,沒辦法,泡沫經濟后,日本金融體系找不到穩定的現金流項目了,高風險他們又不敢做,銀行的僵化又使得不敢大量投互聯網,搞創新也很難。

高端技術又被美國卡了脖子。

所以那個時候,日本的商業銀行傾向于大量投資由日本本國國債、美國國債與其他固定收益的證券。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日本「開了印鈔機」也沒有解決問題。錢根本就沒有留到企業里去,商業銀行沒有積極擴大貸款規模,而是老老實實選擇了買國債。

日本央行放出去的錢,兜兜一轉又回到了自己的賬上,這也導致,日本在90年代時,由于商業銀行的謹慎與系統僵化,在互聯網崛起的時候,日本并沒有趕上這趟車,而泡沫的破裂又徹底,讓日本與互聯網的紅利失之交臂。

于是走到最后,泡沫破裂消滅了年輕人的欲望,口袋里沒有錢,也降低了消費的欲望。

電影也與他們無關。

整個日本進入一個低欲社會。

3,低欲社會

低欲社會的并不出現于「泡沫經濟」后,事實上從美國占領「日本」后,就一直在搞軟性文化輸出,多方面「深度參與」日本的思想建設,早在1967年開始,日本就出現了瘋癲族。

他們留著長發穿著牛仔褲,不想奮斗了,一切都無所謂,就躺在街上的年輕人出現。

可那會還是少數,但泡沫的破裂,讓日本人又受到了刺激,瘋癲族多了,日本也順理成章出現在了「8050」問題。「8050」問題說的是,日本80歲和日本50歲的這兩批人。

他們是父母子女關系。

50歲這批人是日本泡沫時代的經歷者,這些人剛開始發了財,但很快就破了產,有的人還好,挺了幾年后還能找到工作,但是有些人壓根就找不到工作,日本的羞恥文化,也阻止他們走出家門,去尋找工作。

行吧,那就待在家里,他們啃老。增長的只是年紀,不是思維,他們啃老啃的心安理得。

但,說到這里,日本還是很現實的,反正沒錢,那就不娶老婆,但不娶老婆等到老了以后誰來養他們呢?于是日本出現了「團塊世代」。

很多團塊世代生人是沒有足夠的養老金的。

不僅養活不中老年的自己,還有去養年邁父母。直到今天現在日本很多老年人還要出來工作養活自己,甚至還要面臨,老年破產的窘境,絕境中,不少人也選擇了結束自己。

就這樣,日本還出現了一種很特殊的清理職業,專門為死去的獨居老人提供房屋清理服務,他們負責把房間里的垃圾清理干凈,且因為日本人很忌諱死者乘坐電梯,這些清理者會把老人從樓梯上背下去,工資很高,但日本人覺得這會晦氣,瞧不起這個職業。

看到這里,你能發現整個日本都在下墜。

如今日本物價跟30年前沒什麼很大的差別,

可問題在于 ,沒有希望,年輕人看不到未來。

他們想上山,山上站滿了他們的父輩,叔輩,他們想站起來都不行,天花板不讓。

這事從你出生那時就注定了。

人與人之間本沒有差別,可差的只是早生幾年和晚生幾年的運氣和選擇罷了,這代日本人要是早生幾年也能趕上那趟車,有房有車有老婆孩子,銀行里也有足夠過下輩子的錢,那國家經濟不行,關我什麼事呢?

但遺憾的是,年輕人沒有未來。

更要命的是——

這代年輕人發現了一個令人慘痛的事實。

日本早已經在昭和時代就爬上了山巔,周圍的路只有下坡路,昭和一代人在不到70年里連續兩次抓住了歷史機遇,讓日本躋身世界強國,但這已經是到頭了。

一個位于世界貿易主航道末梢部分的一塊地方住著上億人,擺著世界上前五規模的工業,這本身就不正常。日本年輕人也搞了半天發現,原來搞了半天是美國貿易轉移到了日本,但現在人家也要回縮了。

在未來不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情況下, 世界體系將會回到體量大國,重新掌握全球權力的情況,有點兒類似于中世紀的情況,大國會擁有更多的權利。小國終將回到他們歷史上該有的位置,

只不過這一次是通過科技加持過后的回歸。

而日本現在就處在這個位置——

他們所處的風景雖美,但山的高度不夠,他們所看的只是這世間美好的一面,他們走向衰敗的是注定的結局,想要爬上更高的山,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先下山,再去爬上更高的山。但現在的日本下不了山。

下山的路,早就人擠人,堵住了路。

那怎麼辦,就接著騙自己唄,怪這里怪那里,美化歷史,他們不愿意承認侵略,不愿意承認失敗,接著洗唄,反正等到山上的人老去,路也就通了,路通了,也就迎來新的機會。

上山的人,站不起來,下山的人,沒了去路。

每一個人都在密密麻麻中度過一生。

小的時候夢想著,要做科學家,藝術家,大畫家,政治家,對社會有用的人,

上學的時候夢想理想,考一所好的大學,早早工作,50歲退休,跟愛人環游世界。

結果等到上班時理想,一份穩定的工作,一份能養家糊了的薪資,捷運的今天要少點。

于是 ,日本電影和日劇總是會拍一些雞毛碎皮,家長里短的小溫情,那些含情脈脈的嬉戲「半澤直樹」那樣的理想主義,日本人愛看,那些情色電影,日本人也愛看。

日本人,其實很現實,知道自己沒錢,結不了婚,于是干脆宅家「發泄著自己的欲望」。

拋棄意識形態層面,人與人之間沒什麼不同,不過是一日三餐活著而已。

而似乎,這一切,今天,在我們這里也有了苗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