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富豪農民建古代「豪華宮殿式」住宅,坦言:東方的「神秘力量」讓人暴富!

又到了我們的 《可以去你家嗎》的時間,這次的一家四口看起來 顏值都好高,兩歲的哥哥和半歲的妹妹都卡哇伊內。

去的地方是男子 位于千葉的老家兼公司,聽起來就非同一般,再深入了解下去知道他 從事的是農業工作,現在已經36歲(完全看不出),從20歲就開始「務農」,也算是 繼承家業啦。

夫人是護士,因為生了小女兒,現在正在休產假。

男子已經和主持人打過預防針了:「公司的 職員和打工的合起來有 50個人,有兩個親哥哥也一起合作經營公司。」

等到車開到目的地的時候,還是被 中國風宮殿般的建築震懾到不行!

男子表示:這就是我的老家。

看到這裡網友們也坐不住了:

「這是要登基啊!」

「這獅子夠中國...」

「爬這個樓梯會不會很累啊!」

「哈哈哈大地主」

其實這恢弘的建築是 男子的爸爸建造的,不是宮殿,也不是為了登基,就是把 自己住的家建成了這樣而已,總共 占地兩公頃。(他的高傲已盡數體現)

兩公頃是啥概念?就是 東京巨蛋的一半大小

從事農業的 土地大概有二十個東京巨蛋那麼大,真真正正的「大戶人家」啊。

不僅有 種植蔬菜,還經營了一家「羅森農場」 給羅森供貨,都是一些非常新鮮的蔬菜,後面就會做成羅森的便當、沙拉等等。

正介紹(吐槽)著,真正的男主人回來了。

就是這位衣著樸素的日本農民大爺,也就是男子的爸爸,興致勃勃地給節目組介紹了起來。

這房子的 每一處都是大爺自己設計的,房頂上的這些小動物也是他非常喜歡的,完全是憑著自己的個人愛好給加上去,讓它們在屋頂「自由飛翔」。

這金色的龍頭魚身讓人意味不明......

就是旁邊的這只小鴿子看著有點無厘頭,和其他幾隻好像不是一個路數的。

長長的階梯為了配旁邊的這兩隻石獅子而建造的,不得不說大爺好體魄啊,每天回家先爬這麼長的樓梯才可以到家,我一個年輕人都有點腿軟。

門口這 兩尊石獅子不怒自威,別小看石獅子,可是千里迢迢 從中國運過來的,結合一下這獅子的重量,這....運費也是一筆大數字啊。

階梯上面的 木質古風大門也是為了 和階梯獅子相呼應而建造的,要的就是這種feel。

至于是什麼feel呢,大家就發散思維吧,「半中半日」,真挺難界定的。

鏡頭一轉,好傢伙,一隻 生猛的牛的石雕擺放在路邊,可真是牛氣沖天,牛轉乾坤啊!

看完了外面這霸氣的陳設,主持人終于問出了大家憋了很久的問題: 「建造這房子花了多少錢?」

沒想到大爺直接把皮球又給踢了回來:「你覺得多少錢?」

Emmmm,完全沒什麼概念啊……

光光 階梯、大門、圍牆、房頂的雕像差不多就花了3000萬日元,這還不算建造房子的錢了。

大手筆啊...

至于加上房子的總開銷, 大爺選擇了閉口不說,他表示不想讓全國人民知道他花了多少錢。太現實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吧!哈哈哈~

意思是:來參觀拍攝可以,想打聽我多有錢?達咩!

不少網友掐指一算,認為 總開銷應該有上億日元了。

其實大爺並不是一開始就是大地主的,哦不,他這樣的農民,應該算是大企業家了。

15年前他還是一名卡車司機, 出一次車就要二十幾天到一個月,等于 四個兒子全部丟給了妻子照顧,回憶起失婚的原因,大爺表示:可能就是因為這樣,她才受不了的吧。

後來, 4個兒子都判給了大爺,孩子有爺爺奶奶幫忙帶著。

家業興起也是在15年前,農業人口變少,周邊土地也荒廢了不少,正是 拓寬自己耕地面積,大力擴大農業規模的時候,大爺就是抓準了這一時機發展起來的。

在他70歲這一年 建起了像宮殿一樣的房子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外面看著像中日風格混搭的廟,穿過木門走到房子裡面就是 純和風建築。

雖然是規規矩矩的和氏建築,依然有 不少中國風元素。剛進門的這個金屏風,又把人給震住了,一般人的家裡通常就搞個隔斷,他這個屏風不免讓人夢回大清。

旁邊擺著是杉木做的木雕,是50年前的東西,這也被認為是長壽之木。

房間裡還有 龍虎雙鬥的餐桌,圖案是用夜光貝殼貼成的,對,就是沒開燈的時候會夜光。

查了一下,專業的術語是 螺鈿,是 中國特有的傳統藝術瑰寶,用螺殼和海貝磨製成人物、花鳥、等薄片,再鑲嵌在器物的表面。

也是一個看了就想問價格的寶物。

大爺還帶節目組參觀了他的臥室,他特意把 頭上的白牆刷成了藍天白雲的樣子,為的是每天一醒來一睜眼就能看到藍藍的天空。

整個房子就 只有大爺一人住,兒子們都成家立業在外有自己的房子。

最後高能的時刻來了,大爺又帶節目組去了自己的倉庫,展示了他的大寶貝—— 從中國運過來的大紅燈籠

這也是為了門口那兩尊石獅子而購入的,有時候會把燈籠高高掛起,這一掛就有那味兒了。 中國風十足~

為什麼這麼癡迷中國風呢?

大爺也坦言: 我真正發家致富是從買了這兩尊石獅子開始的,是神秘的東方力量讓我財源廣進。

看到這張照片,我真的笑不活了。燈籠掛大門中間,獅子上還掛了辣椒,一種福建土豪的既視感。

最後,大爺還表示,要是批準的話,我 還想在上面建個小小的閣樓。雖然我已經73歲,但人如果沒有夢想,和鹹魚有什麼區別呢?

好好好,今天依然是為夢想奮鬥的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