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5萬人中選出的日本爆紅美少女抽煙、做小三、嫁黑社會!網友:白瞎一手好牌!

2017年,被譽為日本少女偶像團體鼻祖的早安少女出道滿20周年,這個曾經紅極一時,並開啟了少女偶像團體大門的組合,成為了很多日本少女的夢。

1999年,早安少女的初代成員福田明日香因為學業宣佈退團,隨之頂上的便是後來的主力後藤真希。

後藤真希不僅有壓倒性的絕美嗓音,她入團後發行的首支單曲「LOVE MACHINE」還創下了銷售百萬的紀錄。

1999年,是早安少女的事業巔峰同時也是轉捩點。隨著另一名初代成員石黑彩宣佈結婚懷孕並退團,早安少女在第四期成員招募時,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也許是覺得青少年要麼讀書、要麼戀愛,很不穩定。新的早安少女在招募新成員時竟然直接將目光轉向了小學生。

加護亞依、石川梨華、吉澤瞳等才剛滿12、3歲的幾個孩子正是在那時加入的早安少女。

加護亞依,1988年2月7日出生于奈良縣的大和高田市。母親懷上她時年僅17歲,父親與母親同歲。第二年,也就是兩人滿18歲後正式領取了結婚證。

也是在同一年,加護亞依的父親因為持有興奮劑等藥物被捕入獄,母親也與父親閃電離婚,那時的加護亞依還不到1歲。

離婚後,加護的母親取得了護士資格證,並成為了一名護士。雖然母親賺錢養家照顧加護,但實際上,都是外婆一手將她帶大。

小學5年級時,加護的母親再婚,物件是一個經營著運輸公司的小老闆。1年後,也就是2000年,年僅12歲的加護亞依從2.5萬名美少女中脫穎而出,成為了早安少女中的一員。

同年,身為早安少女的一員,加護第一次登上了「日本春晚」——NHK的紅白歌會,並創下第51回紅白歌會紅組最年幼出場紀錄。

雖然事業順利,但是家庭上並沒有那麼如意,母親再婚後生下的弟弟患有智力障礙,繼父生意破產,欠下了5000萬鉅款,所有債務都靠年幼的加護亞依在演藝圈打拼賺錢償還。

憑著在早安少女和迷你早安少女兩個組合中4年的摸爬滾打,加護亞依也成為了日本國民家喻戶曉的少女偶像。2004年,16歲的加護亞依從早安少女畢業。

而她的好運也基本上在畢業這年就停止了。2006年2月10日,週刊雜誌《FRIDAY》刊登了一篇名為《加護亞依在餐館吸煙》的文章,其後經事務所確認事件屬實。

因為加護亞依觸犯了日本未成年者禁止吸煙的法律,所以事務所立即對加護停職處理,並進行謹慎處分。

加護亞依被暫停了一切演出活動,只能在事務所做一些文員的雜物。

雖然加護亞依表示已經悔改,想重返歌壇,不過在2007年3月,她再次被週刊雜誌拍攝到吸煙的畫面,事務所也與她正式解約,加護宣佈退出演藝圈。

隱退了1年之後的加護亞依在20歲時再次開始活躍在舞臺上。不過好景不長,2009年1月,演員水元秀二郎的妻子狀告加護亞依做小三插足了他們的婚姻,2010年,法庭判決加護亞依支付200萬的精神賠償費。

2011年底,23歲的加護亞依奉子成婚,老公是年長她22歲的安藤陽彥,雖然加護亞依介紹老公是一家飲食店運營的公司職員。

但其實,這男人與黑道有著密切的來往,還因恐嚇他人被捕入獄,入獄後加護亞依還為他服下大量安眠藥。

婚後的第二年6月,加護亞依生下了第一個女兒。她原本以為自己終于嫁給了愛情,但事實證明,她還是高估了自己看男人的眼光。

2014年,丈夫涉嫌非法放高利貸被捕。加護亞依在博客中發文道歉。

2015年8月,結婚不到4年的加護宣佈離婚,其原因是丈夫對她長期進行家/暴,為了躲避丈夫,她甚至帶著3歲的女兒躲回了奈良的老家。

前夫也因為傷害罪再次被捕。而在婚姻期間,丈夫因為經營公司借款2000萬,而加護亞依作為連帶保證人,即使離婚了,她也得繼續背負著這筆債務。

離婚僅僅1年後,也就是2016年8月,加護亞依就通過親筆信的方式向公眾發表自己已與圈外男友再婚。

再婚的丈夫比加護亞依大10歲,是一名美容相關的公司經營者,9月,就宣佈自己再次懷孕。

2017年2月,加護亞依的第二個男孩出生。

2019年,30歲的加護亞依時隔13年再次與好友辻希美同台演出。同年8月,她與經紀公司的合約也被解除。

2020年12月,加護亞依作為網路新人,開啟了YouTube的網紅生涯。經過1年的努力,粉絲數10.5萬人。

而她的好搭檔兼好友辻希美粉絲數則是95.3萬,是加護亞依的9倍之多。

回頭看加護亞依跌宕起伏的前半生,真是編劇都不敢這麼寫。

而加護亞依的悲劇可以說是不僅僅是她的悲劇,更是「遺傳」的悲劇。是一個家庭的悲劇和創傷,復製到了下一代,然後繼續上演。

當她的母親17歲懷上她,並嫁給了不良少年時,潘朵拉的魔盒就已經被開啟。

因為從小無人管教,導致她就算足夠幸運躋身進了當紅的偶像團體行列,也沒法承受住這份光鮮與名譽。

因為缺少家的溫暖,就習慣性把所有感情和希望寄託在男人身上,才會不斷遇到渣男,一次又一次將自己陷入感情和金錢的絕境之中。

來自原生家庭的傷害,會永遠刻印在孩子的骨頭裡,伴隨著她一生。如何擺脫這種傷害和悲劇,是孩子一輩子需要去完成的艱難課題!

— THE END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