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8歲高中生「窒息生活」曝光!網友淚目:她還只是個孩子啊…

根據NHK電視臺調查顯示,在日本,每7個未成年人中就有1人處于「貧困狀態」。

因此有這樣一群高中生,他們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都花在維持生計上。

一部日本NHK的紀錄片《高中生窮忙族 啟程之春》,就向我們介紹了這群特殊的打工人——高中窮忙族

片中的主人公就是「高中生窮忙族」的典型代表。

里面有父親去世后、相依為命的兄弟,也有不得不自己賺取學費的追夢女孩。

「明明還是孩子,卻被逼成了大人。」這句話形容他們再合適不過。

他們的「青春」,和大部分人都不太一樣……

01

川上翼&川上優

22歲的川上翼和18歲的川上優是倆兄弟。

他們一起相依為命,生活在埼玉縣。

目前兄弟倆租住的房子每月租金5萬日元,由政府低保承擔。

但是剩下的就要靠他們自己想辦法了。

哥哥川上翼每天的生活,不是從學校,而是從烏冬店開始的。

從早上9點工作到下午6點,川上翼幾乎每天都要去烏冬店打工。

他每月的收入是8萬日元(約人民幣4000元)。

但是家里的電費燃氣、交通飲食這些雜七雜八的支出,每個月會超過10萬日元(約人民幣5000元)。

由于經濟拮據,家里的一切生活開支是能省就省。

川上翼的一雙鞋穿了四年,他每個月的伙食費只有2萬日元(約人民幣1000元)。

打開冰箱,里面除了一些必須的調味品,幾乎沒有什麼食材。

最慘的時候,家里試過煤氣費和電費同時交不上。

兄弟倆整整兩天沒吃過東西,還是到朋友家蹭飯解決的。

結束打工以后,川上翼馬不停蹄地趕到定時制高中學習。

這個時候,上完課的弟弟川上優也開始了打工生活。

從傍晚5點半工作到晚上10點,每個月可以拿到5萬日元(約人民幣2500元)的收入。

川上優說,光靠哥哥的工資是不夠的,自己也必須出來干活。

晚上9點半,川上翼從定時制高中下課,為自己和弟弟做晚飯。

哥哥做的是芝士肥牛蓋飯。

他說弟弟很喜歡吃芝士,所以多加了一些。

飯桌上,哥哥問弟弟晚飯好不好吃,弟弟說30分。

哥哥打趣地回了一句:「你這個傲嬌」。

在采訪的時候,口是心非的弟弟才說出了對哥哥由衷的感謝。

他說哥哥給予他的幫助多到數不清。

哥哥就像爸爸和媽媽的角色那樣,照顧著自己。

10年前,他們的父母離婚以后,兄弟倆就跟著父親生活。

但在川上翼高二那年,父親去世了。

之后,家中就只剩下兄弟兩人。

兄弟倆相依為命,就像弟弟說的,川上翼完全承擔了母親和父親的角色。

在父親去世后,哥哥本來萌生了輟學的想法,但是弟弟一直鼓勵他。

兄弟倆交談許久后決定:「我們一起努力吧 」。

高中畢業前夕,川上翼正式辭去了烏冬店的工作。

店里的同事合伙買了個蛋糕,為他踐行。

店長送給他的評語是:

「你在這家店工作了3年零9個月,工作一直很認真負責,獲得了客人們的一致好評和信賴,

我真的覺得你干得非常不錯」。

店里的伙伴們對他說,我們這里是飲食店,要是沒飯吃的話,就到這來吧。

聽到這話,川上翼終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一直以來,他作為哥哥,必須在弟弟面前保持堅強,樹立榜樣。

直到這一刻,大家才意識到,他也只是個大男孩。

近年來,邊工作邊上學的高中生在日本正在逐漸變多。

他們大多都是靠父母的收入,無法滿足生活費和學費需求的人群。

在一份以2500名公立高中生為對象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

在打工的學生中,有一半是在為生活費而打工。

02

優子

畫面中這個和朋友們交談甚歡的女生,是正在讀高三的優子。

從她身上,絲毫看不出和同齡人不一樣的地方,但她每天的生活,卻和朋友們截然不同。

優子的媽媽每天通過打零工來養活三個孩子。

但是每個月賺取的18萬日元(9100元人民幣),仍然不足以支撐一家四口的開銷。

懂事的優子在每天傍晚放學以后,都要到居酒屋去打工。

平時工作5個小時,在周末她更是要工作10個小時。

在居酒屋,每個月她能賺到8萬日元(約人民幣4000元)。

其中5萬日元會拿給媽媽補貼家用,剩下的3萬元則會存起來留作優子的大學學費。

由于母親太忙無法顧家,家里的大小事務,都是優子在操持。

優子不但包辦了家里的所有家務,還要照顧兩個年幼的弟弟妹妹。

家里的食材還有弟弟妹妹的日常生活用品,也大多是用優子打工賺來的錢買的。

優子拿出前兩天剛為弟弟買的新運動鞋,說起弟弟收到鞋開心的樣子,她的快樂也溢于言表。

在早晨忙完了一家子的家務以后,優子終于可以出門上學了。

午飯時間,優子從書包里拿出一袋70日元(約人民幣3.5元)的面包。

說是面包,實際上就是商家便宜處理的干硬面包邊。

以前優子還是有帶過便當的,但是便當的食材對她來說還是太貴了。

在學校發現這個便宜的面包以后,優子午餐就開始只吃這個。

節儉的她,一直在縮減自己的生活開支,為了照顧家庭,甚至放棄自己的未來。

優子的學習成績一直在學校名列前茅,但是她卻決定不考大學,去上大專學校。

因為這樣,才能快點出去工作,幫媽媽照顧家庭。

她想讓弟弟妹妹們,都過上更好的生活。

還在上著高中的優子,心里早就做好了擔起家庭重任的準備。

她說,作為一個大人,她照顧弟弟妹妹是理所應當的。

姐姐不在家的時候,上小學6年級的的華子就代替姐姐做家務。

一邊做飯一邊哽咽說起姐姐:「我真的有個很好的姐姐,(我)每天都懷著感恩的心情生活」。

雖然優子放棄了考大學,但她還有個空乘夢想。

為了在入學前籌齊到32萬日元(約人民幣1.6萬)的學費,優子沒日沒夜地打工。

在休息的空檔,她還在爭分奪秒地學習中文。

為此,優子已經連續幾天都是晚上11點到家了。

她說,累的時候也想拋下一切,但那樣的話就輸了,所以她還是選擇咬牙堅持。

4月是櫻花盛開的時節,優子迎來了自己的高中畢業典禮。

好消息是空乘學校的學費已經初步籌集好了。

優子滿懷希望地說:「今后我會一點一點向夢想靠近的」。

川上翼和川上優也迎來了屬于他們的高中畢業禮。

兄弟倆的畢業典禮在同一天舉行。

上午,哥哥穿上了平時幾乎沒穿過的西裝,代替父母出席弟弟的畢業典禮。

下午是哥哥的畢業典禮,這次輪到弟弟系上領帶,見證哥哥的重要時刻。

哥哥在畢業時給弟弟寫了一封信:

「感謝你支持晚讀高中的我;

感謝你與我同行;

感謝你那麼努力;

還有,感謝你的降生」。

在本該無憂無慮的年紀,卻要承擔生活的重擔,這樣的生活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沉重的。

可如此窘迫的境遇里,他們卻沒有就此消沉。

而是更加努力地生活,尋找出路,用勤勞的雙手開拓著自己的人生。

即使和大多數同齡人相比,他們并沒有那麼幸運,但這些「高中窮忙族」們沒有怨天尤人。

他們真誠而努力在這個世界上生活著,用愛支持、溫暖著此生最重要的「羈絆」。

只要心存信念,即便身處逆境,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沖破命運枷鎖的希望。

未來,還有更加精彩的人生在等著他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