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花滑運動員護妻狂魔人設崩塌,其實本質是個「極品媽寶男」?

冬奧會馬上開幕了,今年冰場上最受矚目的選手之一一定是羽生結弦,

最近重溫哈牛的採訪和比賽,發現他還挺常提起 內村航平

兩人算是英雄相惜,私下也是關係很好的朋友,面對鏡頭也毫不吝嗇地表現對彼此的欣賞。

上周,內村航平宣佈即將退役,他即將在3月12號的退役賽之後正式結束體操選手的生涯。

說起內村航平,首先被大家想起的肯定是在體操方面的傳奇表現,

現在33歲的他把30年的人生獻給了體操,職業生涯中一共參加過4次奧運會,拿過三枚金牌,其中兩枚還是蟬聯了2012、2016奧運會體操個人全能冠軍,

此外在世錦賽上也奪得10枚金牌,並且從2009年的世錦賽開始,內村航平就在世錦賽個人全能項目實現了6連冠,統治了男子體操全能的賽場長達2個奧運週期,簡直就是體操界的傳奇。

除了體操方面的傳奇成績,他另外一個深入人心的標籤是「護妻狂魔」。

內村航平在2012年宣佈與女友千穗結婚,對方是他大學裡面的學妹,以前同樣也在體操隊,兩個人有共同的志趣愛好,千穗也非常漂亮,當時這對結婚獲得了很多的祝福,而且宣佈結婚之時千穗也已經懷上了寶寶。

然而內村航平卻有一個戲精親媽,從他小的時候開始,親媽就執著要把兒子培養成體操巨星。兒子不負期待,一步一步走到了奧運,親媽戲癮發作,比賽場上的兒子還要享受眾星捧月的光環。

然而一直習慣了支配兒子人生的母親並不中意兒媳婦,處處刁難、通過各種小動作表達對千穗的厭惡,

比如婆媳一起去比賽現場給內村航平應援,內村的媽媽直接裝看不見千穗,完全無視她跟自己的外孫女,

印了橫幅帶去賽場,寫著「家人為你加油」,然而寵物狗的照片都沒忘了放上去,卻故意遺漏了兒媳和外孫女的照片↓

總之就是全力在表達對兒媳的厭惡,絲毫不掩飾、不怕爭議。

但是彼時還是「護妻狂魔」的內村航平,採取的行為是被大家稱讚的:

2015年獲得世錦賽團隊金牌以後,內村航平參加了節目,遠程連線人在日本的母親,母親問他想吃什麼,不管是什麼菜都可以給他做,

內村航平在直播上當著全日本的面說:「最想吃的肯定是老婆給我親手做的料理!」

內村航平也意識到母親過分插手自己的人生,再加上她對千穗非常不滿,于是主動疏遠了控制欲過強的母親,保持著合適的距離,讓家裡人都能夠舒服一些。

他對妻子說:「無論發生什麼,都有我保護你。」

然而「護妻狂魔」的人設可能也只是人設,《文春》報導了他的真實一面——

他其實是一個婚內精神虐待妻子,導致女方暴瘦到只有33公斤的渣男。

這事情能追溯到他們結婚那時候。當時他們倆屬于奉子成婚,得知千穗懷孕以後,內村極品的親媽還曾經問「真的是航平的孩子嗎?」 但是護妻狂魔在私下卻並沒有貫徹人設,妻子一個人忍受了婆婆過分的言語。

兩人辦婚禮的時候,婚期就剩一個月了,婆婆突然通知他們要去夏威夷辦婚禮,婚禮內容也全部是婆婆說了算。但即便是這種重要的事情,內村航平也感覺高高掛起,完全不關心,非常冷漠。

千穗當時對朋友說跟婆婆相處很難,但這種事情也只能忍耐,內村航平之所以有點冷淡,也是想要專心在比賽上。

時間到了2016年,內村之前一直隸屬于KONAMI公司的體操單位訓練部,他宣佈退社,以後要成為職業的體操選手,于是跟妻子開了一家公司。一開始也是內村的親媽插手夫妻倆的財務,直到創立了新公司以後他們才拿回了自己管理財務的權利。

2017年,千穗的身體出現一些不舒服的癥狀,時常會目眩、身體顫抖、嘔吐。有一次她在家突然很不舒服,想讓內村幫忙叫救護車,但當時他已經準備睡覺了,只對妻子的求助「嗯嗯嗯」,卻根本不管她,最後還是千穗的親生父母陪著女兒在第二天去了醫院。

至于病因,可能還是一方面要忍受婆婆的刁難,一方面要支持著丈夫的事業,還要照顧孩子、家事,于是給心理造成巨大的壓力。

到了2020年6月,千穗已經需要去看心理醫生了,每天還需要服用精神藥物。她把這件事告訴內村,得到的回復是「我不理解為什麼會這樣。你自己的腦子你不能控制啊!」

心理醫生說希望內村陪著千穗一起去醫院,需要聽聽他那邊的想法之類的,但是內村也拒絕,說自己去了也不能理解妻子為什麼這麼矯情。于是之後就對妻子的病情不聞不問。

但是千穗一直忍耐著,到了休假日的時候,還主動提出來全家人一起吃飯,因為平常內村需要訓練,很少能跟妻子女兒一起吃飯。但當千穗做好了一桌子飯以後,內村非常冷漠地說「我點了外賣」,于是不管妻子女兒,自己一個人回房吃外賣。

內村每次有比賽,千穗都會去替他祈福,求個護身符,但他也很冷漠地對妻子說「我從來不信這些東西。」

不僅對妻子冷淡,對女兒更是冷淡。他在家從來都是自己躺著玩手機、打遊戲,兩個女兒想要爸爸陪著一起玩,他直接沖著女兒吼「煩人!吵到我了!」 據說也從來沒有帶著女兒出門玩過,哪怕是家附近的小公園都沒去過。

2021年的世錦賽結束以後,內村的親媽又找著機會當眾數落千穗。當時內村的父親想去給兒媳婦、外孫女打個招呼,但恰好千穗離開了一下沒在,于是千穗的媽媽替她跟親家問好,這個事情激怒了內村的親媽,當著外孫女的面罵她。

得知此事以後,內村不僅不心疼妻子,還反問她當時為什麼沒有在場。

這件事情過去了三個星期以後,內村就開始不想跟千穗見面,在家裡分房間睡,同時也不再主動跟她說話。這種種精神上的打擊讓千穗開始暴瘦,最低的時候體重只有33公斤,被診斷有進食障礙,只能暫時搬回父母身邊...

去年11月,內村發短信給千穗,單方面說要失婚,然後丟給她一張名片,讓她有事情就去找律師。千穗回到跟內村的家裡,發現他早就搬走,今年年初宣佈引退的記者會她也全然不知。

《文春》記者得知這些消息以後,也分頭採訪了當事人,千穗表示丈夫的確要失婚,自己也受到了精神上的虐待,

內村的親媽回應:「事務所說可以不回答任何問題。這些都是誰爆料的啊?笑死人了。」 而內村本人選擇不進行任何回應。

當初的「護妻狂魔」只是在鏡頭前的表演,私下根本就是個自私得無可救藥的渣男.。希望這種人引退以後也不要再出來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