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場沒能阻止的離去,日本76歲老人在懸崖邊守望17 年,救下了700 個人!

為了一場沒能阻止的離去,17年來,他每天在崖邊巡邏,救回了700多條生命。

儘管也有很多人勸他不要多管閒事,但他始終認為,「沒有人是真的想要結束生命,他們只是在遇到問題尋求幫助時,感到了孤獨與絕望。」

如今他已經76歲了,但他還在日復一日地繼續著,想要一直做到做不動為止……

生命守門人

Cherish Life

住在日本福井縣的 茂幸雄,是一名退休員警。

他頭髮花白,身材矮小,看上去就是個普普通通的老人。

但他總愛戴著漁夫帽,脖子上掛著望遠鏡,每天在懸崖邊眺望觀察來往的遊客。

因為福井縣的東尋坊斷崖,每年都有不少人選擇來這裡結束自己的生命。

從2003年開始,他就開始在東尋坊附近巡邏,觀察是否出現有傾向的人,在附近徘徊。

如果看到情況不對,他會主動上去搭訕,和對方聊聊天,想讓他們將心中的不快都吐露出來,所以有時候一聊就是一兩個小時。

在茂幸雄的堅持下,這17年來,他挽救700多條生命。

從事這樣完全義務性的工作,並堅持十幾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但茂幸雄卻說,他做這件事的原因很簡單,他做不到任由憾事發生而置之不理。

東尋坊有著全世界只有3個地方能看到的自然岩柱,灰色的懸崖巍峨陡峭,映襯著波光粼粼的海面,果然是無限風光。

但就是這樣一個風景絕美的地方,卻是全國有名的離開勝地,每年至少有二三十人在這裡離世。

而當地政府甚至會專門強調屬性,把它當成一個賣點。

茂幸雄曾經向政府提議,在東尋坊的懸崖上增設柵欄和攔網,以此阻止先不開的人。

但為了保護自然景觀,懸崖邊仍是空空如也,並沒有任何防護措施。

在退休之前,茂幸雄曾當了42年員警。

最後的幾年,他被調到東尋坊附近,因為經常有人跳海,他時常需要在東尋坊的海域裡打撈。

2003年的一天,他下班後來這附近巡邏,發現一對老夫婦在涼亭裡坐著,當時天色已晚,附近一個人都沒有,他們明顯是在考慮自盡,于是茂幸雄走上前去喊到:我是這裡的員警,我可以幫忙,離開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還有很多機構都可以幫你們。

當時他們真的被他勸下了,這對老夫婦告訴茂幸雄,他們押上全部身家在東京開了間居酒屋,結果因為經營不善,虧損了 200 多萬日元,現在他們已經破產,一貧如洗。

一個星期之後,他收到這對夫婦的來信,是死前的道別信。

「雖然我們試著詢問政府、申請補助,但還是一再遭遇困難和拒絕,我們真的沒有生路了,在最後的時刻,謝謝您曾經的幫助……」

他們的還在信裡留下遺言,不希望再看到有人去東尋坊離開了。

這件事給了茂幸雄很大的震動。

很多人覺得,有人想死,就別阻攔他,這不是多管閒事嗎?而且一開始也有人這樣跟茂幸雄講,但茂幸雄不這麼認為:你知道了他們的痛苦,難道不會想做些什麼嗎?

聽到他們的呼喊、願望和渴求,他覺得對他們有責任,一種與生俱來的責任。

于是,在退休之後,他成立了一個非營利支援中心,專門救助想來東尋坊想要離世的人。

茂幸雄的防治組織根據地是當地的一家麻薯屋,從麻薯屋步行到崖邊,只需要5分鐘。

麻薯屋的店主川越太太已經經營這家小店十幾年了,她之所以願意加入茂幸雄的團隊,是因為她的父母都是以這樣的方式而亡的,兩者相隔只有短短幾個月。

從小失去父母的川越太太說,看到他們站在崖邊無助的背影,很想做點什麼,幫幫他們。

小店的招牌是白蘿蔔年糕和麻薯,這是日本過年的時候常吃的食物,茂幸雄希望他們看到團圓時吃的東西,能喚起他們和親友之間美好的回憶。

茂幸雄遇到過事業失敗的上班族,也遇到過感情不順的年輕人,還有父母帶著孩子離開的,背上背著一個,懷裡抱著一個,想要從斷崖上跳下去。

曾經有個年輕人想要自沙,試過服藥、上吊,但是都失敗了,後來看到電視報導東尋坊,于是來到這裡,爬上了高高的斷崖。

當他正在猶豫的時候,有個怪人過來攀談,那個怪人,就是茂幸雄。

茂幸雄告訴他,這是個爛主意,根本不能解決問題,還請他到麻薯屋吃一碗熱年糕,後來還帶他去醫院。

年輕人和爸爸媽媽的關係不好,卻很願意和茂先生聊天,他沒有再想不開,但還是會經常回來,看看這個救了他一命的老頭。

「他很囉嗦,但他真的是個好人。」

而茂幸雄的快樂卻很簡單,看到救下來的人有了變化,眼睛裡重新充滿了光彩,他就會發自心底地開心。

去年疫情以來,茂幸雄在九月底救下了第700個人。

那是一名51歲的女性,她已經患有抑鬱症兩年多,多次住院,疫情讓她只能再次選擇離開這個世界。

但她還有個6歲的女兒,她對世間還有留戀,最後她在茂幸雄和志願者們的勸說和幫助下,被送往當地的一家醫院。

這並不是一份輕鬆的工作,正相反,每個人內心肯定都充滿了想要傾吐的淤泥,茂幸雄自願成為了一個接收淤泥的傾聽者。

但僅僅傾聽,是遠遠不夠的。

日積月累的觀察,讓茂幸雄對有傾向的人很敏感,幾乎一眼就能看出來,甚至總結出了很多規律。

星期一和黃昏時分是最多人選擇的時間,幾乎沒有人在雨天和週末,人們不會選在週三,所以這一天也成了麻薯屋的休息日。

同樣的,在十幾年與這些人的交流中,他幾乎自學成為了一名非職業的談判專家。

他不會覺得他們都是一時衝動的,也知道怎麼跟他們溝通是最有效的。

有一次,有幾個正在巡邏的志願者遇到了一個想要一了百了的女孩,志願者們聯絡了警方和救護車,警方要她想想自己的父母,他們一定很擔心她,最後女孩和他們僵持了5個小時。

那天茂幸雄剛好不在,事後他說,這是最不好的一種勸法,他強調,要讓想自盡的人回心轉意,唯一的辦法就是幫他們找回自己,和他們一起解決問題。

「如果他們欠債,我會帶他們去找法律扶助人員;如果他們沒工作,我會帶他們去人力仲介所,如果他們無家可歸,我會帶他們暫時住進自己在當地租下的公寓,先有了容身之處,再去好好生活。」

除了心靈上的安慰,茂幸雄和他的志願者團隊還付出了很多努力,在東尋坊設置了很多設施。

比如,雖然沒能成功修建防護欄,但他們在崖邊安裝了紅外線攝影機,晚感應到有人有這個傾向,就會播放「怎麼了,別想不開」的錄音,然後傳消息通知辦公室裡的值班人員。

東尋坊旁邊還有一個電話亭,被稱為「生命的電話」,電話亭裡印有求助熱線的號碼,還放了很多硬幣,專門為了給輕生的人撥通電話的機會。

電話亭裡還貼滿了資訊,甚至還有幾根香煙。

他們在盡最大的努力,通過這樣無聲的挽救,哪怕阻止一個人走向生命的終點,也是好的。

茂幸雄年紀已經不小了,在員警的身份之外,這份純粹義務的工作,已經佔據了他後半生的大部分時間。

現在他的志願者團隊已經有80多個人,他很放心,等他老到做不動了,也有人能接手。

茂幸雄的故事感動了很多人,超過17個國家的媒體來採訪他,其中包括著名的BBC和CNN,他的故事甚至被翻拍成了一部法國電影。

其實也有很多人覺得,即使是離開這個世界,也是別人自己的選擇,為什麼要阻止他們,不尊重他們自己的意願呢?

但實際上,每一條生命都是獨一無二且彌足珍貴的,死了才是真的萬事皆休。

人生漫漫,總會出現坎坷和壓力,除了極個別情況,死亡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

就像茂幸雄說的:「如果你停下腳步想象一下,有人坐在崖邊,認為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結束一切,那我真心覺得他們需要幫忙,他們需要某人介入拯救他們。」

而當我們遇到這樣的情況時,是否能成為拉對方一把的人呢?哪怕只是簡單的幾句話語,或許就能溫暖一顆冰冷的心。

希望每個人都對生命有敬畏之心,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 完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