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啃老族無老可啃后太凄涼!和父母遺體共處七年,因養老金問題才被揭開真相

日本雅虎網站上,有一個令人悲傷的新聞標題。

「希望在我去世后,我的兒子還能再靠父母留下的錢維持40年。」

這句話,來自一位75歲的母親。

她主動找到了一名理財咨詢師, 詢問她該如何做,才能讓她在去世后仍然能最大限度地庇護她的兒子。

更準確地說,她45歲的小兒子。

她這一生育有兩個孩子,大兒子工作娶妻生子、已經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但小兒子卻一直在「啃老」。

在大學時,雖然小兒子進入了一所十分不錯的私立大學,卻沒有能夠畢業。他自稱「對大學的課程不感興趣,找不到畢業、工作的意義」而輟學。

而后他也一直沒有工作過,只是蟄居在家中,不與外人來往。

身為母親的她,就這樣「繼續撫養」了小兒子二十多年。

是的, 她的兒子就是一個典型的「啃老族」,雖然最開始她嘗試過讓二兒子出去面對社會,但最終還是接受了他。

這位母親在面對理財咨詢師時,仍然在為小兒子開脫:

「我的小兒子真的十分善良。在我丈夫身患重病需要長期護理的那段時間,每次我必須出門時都會很麻煩,幸好有我的小兒子一直在長期照料他。」

「所以,我應該感謝我的小兒子才是……」

但是,殘酷的現實仍然擺在眼前。

現在, 小兒子完全靠著父親的撫恤金、母親的養老金在生活,但一旦母親過世,他就立刻失去了所有的經濟來源。

這位憂心忡忡的母親,已經在規劃她的身后事:

她今年75歲,隨時可能會與世長辭,可她的小兒子今年才45歲,顯然還能再活幾十年。

等她去世了,要如何做呢?

理財規劃師提出可以在她去世后,讓小兒子賣掉他們的房子、換一個小一點的租房過活。

但是……

「他一個人很難處理這些。」

賣房搬家是一件大事,即使是普通人也會有些頭疼, 而對于蟄居20多年沒有與社會打交道的蟄居族來說,更是可能會完全無法處理。

他們在這里生活了很多年,突然逼他們面對社會、離開固有環境,他們完全做不到。

最終,這位母親依然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

如果她在活著的時候就把房子賣了給孩子鋪路,就會因為稅務虧損一大筆錢。

可如果等她過世之后,讓小兒子自己來處理,很有可能會有更糟糕的結果。

她最終,只能沉默地告訴咨詢師:我需要回去和大兒子、兒媳詢問一下這個問題。

在日本,像她的小兒子一樣不上學、不工作、不和社會來往、不走出自己的房間, 只靠啃老活著的蟄居一族已經成為了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

根據日本統計,這樣的「8050」一族(即80歲的父母照顧50歲的子女),超過了100萬。

問題在于,父母終歸會更早離世。

離世后,這些「無老可啃」的啃老族,又該如何活下去?

2020年,日本東京地方裁判所,曾經受理過一起特殊的案件,而被告者就是58歲的蟄居者鈴木豐。

東京都政府的養老部門,在例行檢查時,發現鈴木豐的父親在2020年3月,就要滿百歲。

因此,工作人員準備登門拜訪表示祝賀。

然而在他們想要聯系鈴木豐的父親時,卻發現怎麼也聯系不上他,而鈴木豐也百般阻撓。

于是他們聯系了警方,強行進入鈴木豐的房子。

……而房間里,是一具被塑料袋和白布包裹著的白骨。

鈴木豐的父親,已經去世了整整七年。

在日本,去世報告的提交需要親屬主動和轄區政府匯報。但鈴木豐的父親去世后,他并沒有這樣做。

相反, 他隱藏了父親去世的事實,把父親的遺體包裹起來任憑它停留在房間之中與他日夜相處、慢慢腐爛。

只有這樣,鈴木豐才能繼續領取父親的養老金,七年領取了1200萬日元(約340萬新臺幣)。

「我這樣做,是為了支付我自己的生活費用。」

這并不是孤例。

在這件事情發生不久之前, 另一名46歲的男子田中久貴,也因為同樣的「冒領養老金」被逮*捕。

他83歲的母親去世后,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母親的身后事。

因為他已經和社會脫離了太久,不知道如何和政府部門打交道,也不知道要去找什麼人提交母親的去世報告,或者聯系誰讓母親出殯。

「我知道母親去世了,但我不知道怎麼辦,只能把她留在家中。」

就這樣度過了一年多。

最終,是母親堆積如山的稅收、保險賬單讓日本警方產生了懷疑,才終于揭曉了真相。

還有一名53歲的蟄居一族,在發現88歲的母親去世后,不知如何是好。

他并不想要領取養老金,但是他不知道該做什麼,于是就把母親的遺體裝在了垃圾袋里,用膠帶卷起來后放在了客廳。

他放了整整10天,遺體的味道在家中彌漫開來,讓他無法忍受后,才終于報警尋求幫助。

父母去世 后,蟄居一族很有可能會因為不擅長與人交流、或者想要繼續領取養老金來維持自己的生活,而不對外公布父母去世 的消息。

為此,他們甚至愿意和父母遺體共處一室,忍受逐漸腐爛的臭味,看著曾經親近的人面目全非……

這樣恐怖的事情層出不窮。

8050一族,啃老族,蟄居族,家里蹲,無論用任何名字稱呼他們,也都無法掩蓋背后的不幸。

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日本昭和年代謝幕,開啟了平成時代。

他們步入了衰退、失去的二十年。

在這一波人上學的時候,他們面臨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校園霸*陵。

在他們工作的時候,又面臨著經濟泡沫破滅的長期低迷。

無法上學,無法找到工作,無法找到人生的意義。

最終,他們逃避了這樣的人生。

一逃,就是幾十年。

直到去世帶走他們的父母。

直到去世 也終于降臨在他們自己的身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