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俄羅斯姑娘冒充富家女,將迎來怎樣的結局?

一個俄羅斯普通家庭出生的女孩,卻在美國冒充富家女,過上了奢華的生活。這聽起來像不像是電影的劇本故事?但卻真實發生了。

2013年至2019年,自稱安娜·德爾維的俄羅斯姑娘踏足紐約商界和社交圈。她入住豪華酒店,出入高檔餐廳、酒吧、高級美容院等娛樂場所,并承諾幫她保證在自己數百萬美元的遺產中得到回報。但真相出乎意料,一切都是謊言、假象,她僅僅就是一位普通俄羅斯家庭的姑娘,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錢。

安娜·索羅金娜

安娜·索羅金娜,1991年1月出生于莫斯科郊區的多莫杰多沃小鎮。她的父親是一名卡車司機,母親是家庭主婦。與其他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樣,她擁有平凡的童年及求學經歷。在學校里,安娜是灰色的,毫無起眼,成績一般,在任何事情上都沒有什麼突出表現。在她16歲那年,安娜隨父母搬到了德國的科隆市。在德國的校園生活中,安娜依舊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畢業后,安娜在英國倫敦學習藝術,但并沒有什麼起色,很快就回到了德國。安娜開始在公共關系部門實習,頗為不如意。之后安娜去了法國,在一家時尚雜志實習,依然沒有做很長時間。父母總是盡量在金錢上資助安娜,而安娜向他們保證:「我的未來就是最好的投資。」

安娜再次改變主意,這次是去美國。安娜虛構了一個身份,自稱是安娜·德爾維,是一位巨額財富的繼承人。在認識新朋友時,安娜一直沒有使用這個新的名字。在朋友們問及安娜的家庭情況時,她回答了不同的版本:自己的父親是德國金融大亨;或者是俄羅斯的外交官;亦或者是一家做太陽能電池的公司等等。版本不同,但實質是一樣的:我是富家女。

安娜(右一)與朋友們

安娜懂得如何把自己偽裝成社交名媛。她只在最高檔的酒店過夜,租賃豪車,就餐也是在最頂級的餐廳。霍華德豪華酒店的工作人員曾經說過,安娜的行為與某種富有的歐洲公主如出一轍,所以,沒有人懷疑安娜的富家女身份。安娜成功創造了一個傳說,除了她之外,沒有任何人可以證實的傳說。這就是安娜的「資源」,想與一位年輕漂亮的富家女相識的美國人趨之若鶩。安娜成功地擠進了美國上層社會的交際圈,因為紐約有很多年輕的富人。

「派對上每個人都是你最好的朋友,但你對他們一無所知。」安娜的朋友在接受采訪上曾經這樣回答。

安娜的周圍都是社會上的富家子弟,即使他們中有一些人去懷疑安娜的身份,但總是有人準備為她的加入舉辦一場盛大的派對,或者又是送給她昂貴的禮物。安娜總是漫不經心地說,我來付款。或者說現在我的銀行卡用不了了,再或者基金里的錢現在不能提出來。安娜總是僥幸的逃脫。這對于安娜身邊的這些富家子弟來說,付賬根本就不是事。

參加派對的安娜

第一個懷疑安娜身份的是一位畫廊的老板,他有自己的博物館。安娜邀請這位老板到威尼斯開展會,但隨口說讓他買機票和訂酒店,之后再還給他錢。這位老板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答應了女孩的要求。他們同游意大利,度過了假期。在威尼斯,安娜只用現金支付,這引起的畫廊老板的注意。安娜并沒有把錢還給畫廊老板,而這位老板也沒有當回事。因為在畫廊老板看來,這點錢微不足道,大概有2千多萬美元。

安娜認識的人越多,她的圈子越大,而她的「傳奇」也越傳越廣。只要有名流,豪門的支持,安娜就什麼都不用擔心。安娜依靠自己的演技,不費吹灰之力,真的過上了富足的生活。但這樣靠騙局來維持的生活不會長久,很快安娜就露出了馬腳。

安娜與朋友在酒店

安娜與著名時裝設計師雷切爾,還有設計師的私人健身教練一起去摩洛哥度假。他們入住世界聞名的拉馬穆尼亞酒店。但是沒過多久,那位健身教練突然出現了急性的食物中毒的癥狀,雷切爾和健身教練打斷計劃,緊急地回美國治療去了。

一周之后,雷切爾接到了安娜來自摩洛哥的電話。安娜痛哭流涕地尋求幫助,因為酒店不接受她的信用卡,并要報警。雷切爾幫助了安娜,并為她購買了一張回美國的機票。安娜發誓,等從德國轉到錢后一定歸還。

2016年,安娜與朋友們分享了自己的商業計劃:在曼哈頓中央大街大道購買一座古老的建筑,將其改造成一個名為「安娜·德爾維」基金會的藝術機構,內部將設有畫廊、餐廳、酒吧、面包店等休閑娛樂設施。

為了自己的項目,安娜需要從銀行獲得2200萬美元的貸款。她得到了多位財務顧問的幫助。同時,安娜選擇杰出的美國金融家安迪·蘭斯作為自己的合伙人。后者為安娜處理數百萬美元貸款所需的文件。安迪·蘭斯向國民銀行和投資集團銀行的專家們提出計劃:安娜與著名設計師和餐飲界老板一起翻新一座歷史建筑,但需要貸款,因為她的個人資產不在美國境內。

2016年11月,安娜會見了花旗銀行的代表,要求貸款創業。她提交了偽造文件,證實她在瑞士的一個賬戶中擁有 6000 萬歐元的資產。她要求貸款2200萬美元。一個月后,她向堡壘銀行提交了相同的文件。堡壘銀行要求客戶支付 10 萬美元的手續費時,安娜沒有繼續下去。最終,堡壘銀行決定派代表前往瑞士親自核實安娜的資產。結果證實,一切都是偽造的。

安娜在高檔酒店

安娜在花旗銀行得到了一筆大概20萬美元的貸款,其它的款項仍在審判中。這筆錢足以繼續自己的奢華生活了。安娜住在霍華德酒店豪華套房,直接訂了一個月的時間。在酒店內,盡管客人們不喜歡安娜,因為她總是保持高傲的姿態,不感謝任何人,穿著浴袍在酒店內走來走去,但安娜出手闊綽,最低的小費就是100美元,工作人員常常因為爭搶為安娜服務而起爭執。

幾周之后,安娜在酒店的費用高達3萬美元,她繼續向酒店保證,馬上就會有錢匯入。遺憾的是,安娜的貸款最終沒有通過,她已經沒有錢了。爭執幾天之后,花旗銀行為她付清了欠款。但這位高貴的小姐搬進了更昂貴的酒店,繼續自己的奢華生活。

安娜與朋友們

僅僅幾天之后,安娜就被警方拘留,理由是她在一家高檔餐廳就餐后沒有付款。緊接著,幾家大型酒店也對她提起了訴訟。安娜聘請了著名的律師為她辯護,聲稱這一切都是誤會,她是一位富有的德國女繼承人。

離開警局后,安娜聯系了自己的女朋友。她的朋友們已經深深懷疑她的狀況,詢問她更多關于生活和財務狀況的問題。起初,安娜避而不答,但當朋友要翻臉時,安娜流下了眼淚。聲稱自己的項目完成后,這都不是問題。

安娜的朋友們已經等不到那個時候了,他們給律師提供了信息。一個小時后,警方表示已正式對安娜進行刑事調查。安娜于2017年7月被捕。

安娜在法庭上

2018年12月,法院開庭審理此案。安娜因6項罪名被指控,包括重大詐騙罪,重大詐騙未遂罪等,她一共欠賬至少有27.5萬美元,詐騙朋友至少6.2萬美元,還有偽造文件。庭審期間,各方提出了友好協商的方案,安娜不會進監獄,只是要被驅逐出境,但安娜拒絕了這個提議。最終,法院判處安娜4年監禁,還必須賠償受害者近20萬美元。

這就是著名騙子安娜·索羅金娜的真實故事。這種裝富家女的事情應該有不少,歸根究底,還是為了虛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