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一幕!日本住宅區開門直對火葬場,居民:會留下一生陰影

在去年,曾經出了一條新聞,說的是疫情期間日本民宿空置,結果被改造成了停屍房,每天屍體搬進搬出,讓附近的居民心驚膽戰……

現在,更離譜的新聞來了! 在大阪堺市中區某住宅區,在這裡住了幾十年的老鄰居們遇到了難題:房子對面的坡上,竟然暗度陳倉,給建了個火葬場。

此火葬場並不指的是人的火葬場,而是寵物火葬場。去年1月,住宅區內一塊空置的地皮有了修建計畫,在建築公司召開的說明會上,居民們接到的消息是說要修一家寵物咖啡廳兼商店。

可在居民們真的拿到圖紙後才知道,這個寵物咖啡廳可沒那麼簡單,圖紙一角,有寫著「火化爐」三個字的空間。

字寫的這麼小,又沒有特別標注,這個火化爐如果不是細心看,很容易漏掉。

寵物咖啡廳裡有火化爐這事一出,居民們全體炸了。細細盤問才知道, 這間寵物咖啡廳並不是一家單純的寵物咖啡廳,它是寵物咖啡廳/商店兼火化殯葬服務的一條龍咖啡廳。

對這樣的結果,居民們深感不安,很快,建築公司召開了第二次說明會。

這次說明會上,居民們以為火化爐問題能夠得到妥善安置,沒想到事態會更加升級。在原本寫著火化爐的地方旁邊,又加了一根煙囪。 更損的是,煙囪直接對著住宅區。並且,建築公司的態度也十分強硬:既「不會停止建造」,也沒有「向居民解釋的義務」。

屋子對面就是火葬場的煙囪,就算現代火化服務已經能做到無害無味,但一想到煙囪裡飄出來的東西可能含有骨灰,居民不僅不能晾衣服,心裡更是膈應極了。一 位居民給記者展示了家裡離火化爐的距離,推開窗,清晰可見。

「今後也是一直這樣推開窗就能看到火化爐的狀態,這可是要持續一輩子的,簡直是精神上的折磨」,一位在這裡居住了18年的居民說道。

但更讓居民擔心的是建築計畫的朝令夕改。從第一次說明會到第二次說明會,不理會居民心聲,還敢造個新煙囪出來,那以後糟心的事還不得多了去?居民們開始懷疑,是不是咖啡廳只是個幌子,實際的目的就是要建火葬場?

很快,居民們的擔心成了現實。 在第三次說明會上,建築公司又給這塊地添了新服務:賣墓地。原本打著寵物咖啡廳建造的建築,現在一物四用,成了寵物咖啡廳/商店/火葬場/墓地。

對于為何一定要在這裡建火化爐,建築公司明確說:雖然周圍有多塊地皮可供選擇,但是住宅最少的就是這塊,我們就選了這塊。 但實際上,在火葬場周圍100米,有35戶人家。而且在對外的建築牌上,建築公司也絲毫不提火化事宜,就寫是寵物咖啡廳。

並且,修建咖啡廳的這塊地皮還曾被認定為是地滑、泥石流易發生區域,咖啡廳修建在陡坡上,地基不穩,大雨一來,位于陡坡下方的居民區率先遭殃……

然而,這一切建築公司不知是沒法處理還是不能處理,修建工作濤聲依舊。至于居民們反映的地基問題,建築公司說, 沒事,我們能保證地基是穩定的。

三次說明會,建築公司完全沒有理會居民的請求,居民多次來到市政府反映情況,希望政府能出面調停。

可讓人更沒想到的是,雖然堺市有心制定寵物火化條例,但考慮到這樣是否妨礙營業自由的因素,條例今年1月才正式推出。 條例規定,寵物火葬場不得在居民居住范圍100米內修建,並且需要市政府的修建認可。

奈何這家公司比較會鑽空子。早在條例生效的四年前就提交了申請。市政府對此撒手不管。這件火葬場鬧劇,最終不得不上法庭。

那麼這事情究竟有沒有作業可抄呢?在大阪市天王寺區有一家寺廟,約10年前就開設了寵物火化服務,寵物火化訂單,寺裡單月就能接100件。 這家寺的火化爐同樣位于居民區內,但主持的做法明顯就要人性很多。

在修建時,主持共召開了三次說明會,將火葬場的運營時間定在了早9點至下午5點之間,還依照居民的需求把煙囪加高,這才換來了居民的接受和認可。

這件事一出後,日本線民也分為兩派,一派能夠理解居民們的憤怒,另一派則認為都市人有時就是不得不和墳墓共存,現在火化服務做的很乾淨,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如果是小型動物,因為有移動式火葬爐,排煙應該會少很多。又不是火化牛馬,小動物最多也就20公斤左右,也不值得大驚小怪。一開始好好說明就好了,為什麼要默默地開始呢?如果是寵物店的話,附近的居民才是顧客。

雖然說有臭味和煙霧,但現在的火葬設備做得很好,把火的溫度提高到完全不會產生臭味和煙霧的程度,所以就等于不會產生肉眼可見的危害。不過就算說明了,也會找出精神上的理由來反對吧,如果不違反法律和條例的話,就只能嚴肅地推進了。即使在沒有居民的偏僻地方建造也沒有需求,而且在土地價格昂貴的城市內建造也很難,所以最終還是選擇了價格適中、交通方便的郊區。

活著的時候,不管是哪家的寵物,人們都說狠可愛。死了,想火化或者建墓地都會被嫌棄。既能理解居民討厭的理由,也能理解需求的存在,真是可悲啊。實際上寵物咖啡店是會同時設置這樣的服務,但是文中說「居民感覺被騙了」,是說明不夠充分嗎?

團子認為,能否接受家附近有火葬場需要,每個人的接受程度都不同。在這件事上,建築公司確實沒有做到盡職安撫居民,所以導致矛盾不斷升級。目前,這間寵物咖啡廳已經被法院勒令暫停施工,建築公司不發表意見。後續事宜還等待法院裁定。

— THE END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