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9歲少女蝸居網咖3年,一天僅吃一頓飯:原來窮人如此卑微

19歲的彩香,在「難民網咖」已經住了3年,同住的還有41歲的母親、14的妹妹。

在日本東京有許許多多這樣的網咖,這類網咖優點有很多:比如租金便宜,每天2400日元,折合人民幣147元的費用,長期租住還有優惠。

沒有中介費,沒有保證金;而且提供淋浴間,可以幫忙接受快遞。

但缺點也很明顯:房間面積狹小閉塞,簡直有點毀滅人性,和香港的當房有得一拼。

在狹小的空間里,頭頂上是衣襪鞋帽,壁櫥上滿是雜物,轉個身都能碰倒一大堆零碎,唯一大點的地方就是睡覺的榻榻米。

在網咖1.6平米的隔斷間里,放著彩香所有的生活用品,包括箱包和冬天的大衣。

和彩香一樣,在日本有許多人都住在小隔間里,而且超過七成是女性。

為什麼她們要選擇在網咖居住呢?原因很簡單。

高昂的租房中介費、保證金以及其他費用,讓她們無法負擔,而房價便宜、包月還打折的「蝸居」成為了她們的首選。

歸根到底還是一個字:窮。

在物價高昂的東京,這里成為窮人們的最佳選擇。

由于彩香家庭貧困,她高中讀了一學年就輟學出來打工。

現在在便利店做著臨時工,一周上五天,一個月10萬日元薪酬。

打零工的母親,偶爾會補貼她和妹妹一些生活費。可盡管如此,每每到月底,工資都所剩無幾。

因為收入不高,彩香每天的飲食也很簡單。她一天只吃一頓飯,一個面包、兩個速食罐頭,加上從便利店帶回來的免費飲料,就是她一天的食物。

好不容易掙來的錢,最終都消失在網咖的房費和飯費上。

這樣的日子她過了3年多。

上一次吃到母親親手做的飯菜,還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彩香9歲時,父母離了婚,母親一邊工作,一邊獨自照顧孩子,但微薄的收入漸漸難以維持家用。

彩香一家人沒有親人可以依靠,也沒有得到政府的補助,生活陷入了困境,

長期的入不敷出讓彩香離開了校園,帶著母親和妹妹住進了「難民網咖」,彩香20歲的愿望就是從這里搬出去。

「我想到了20歲就離開這里。妹妹也要好好上學。雖然知道必須這樣做,但是真要付諸于行動時,又會想反正也實現不了,最終什麼也沒做。」

她想讓妹妹去好好念書,她想改善家里的狀況,她更想讓媽媽過得稍微輕松些。

她不想再過這種吃了今天沒有明天的日子了。

而彩香的妹妹小萌來到網咖之后,就一直把自己關在屋子里,不怎麼外出。

整天坐在房間內,不是玩游戲,就是在電腦前與陌生人聊天。有時也會生病發燒,但因為沒有醫保卡,無法去醫院,只能在房間里一直躺著。

19歲的千壽枝和彩香一樣,也面臨著生活的種種重壓,她的母親早年被職場拋棄。

后來母親好不容易在一家客服中心找到了工作,沒想到母親又身患腎病,需要長期臥床休養,家庭的重擔落到了千壽枝身上。

為了每月8萬日元的工資,千壽枝每天早出晚歸地打幾份零工,只為多賺一些錢,養活這個家。

為了節省開支,千壽枝每天將餐飲費用嚴格控制在500日元之內。

盡管生活困苦,命運多舛,但千壽枝依然陽光自信、樂觀開朗,她堅信知識能夠改變命運,學習能改變前途,于是她爭分奪秒利用一切空閑時間去學習。

她喜歡孩子,便報考了幼師專科學校,她想做個保育員,能夠有一份正式的工作,像普通上班族一樣上班工作,下班休息。

這是個再簡單不過的夢想,可即使這樣,也讓千壽枝頭疼不已。

因為想要上幼師專科學校,必須繳納學費,單是入學費用就是5萬,學費每月更是高達8萬。

這筆高昂的費用,對于一個還在溫飽線上掙扎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足以壓倒一家人對未來生活的美好信心。

接受高等教育對千壽枝而言,也成了很奢侈的事情。

這也是寒門難出貴子的真實寫照。

為全家人不再挨餓受凍,母親支持千壽枝去申請助學貸款。

但即便千壽枝從學校順利畢業,拿到正式工作后,平均年收入不到310萬日元,依舊低于414萬日元人的普通企業員工薪水。

她還要償還助學貸款,照料家務,哪怕拿到穩定的工作,千壽枝的生活也絲毫輕松不起來。

在日本,女性的命運最終普遍會淪為家庭主婦,留給女性的工作機會是少之又少。

24歲的村上家境貧困,她一邊貸款一邊兼職工作讀完了大學。

大學畢業后,村上依舊還在當初兼職的餐廳打工,薪資也依舊是800日元一小時,貧窮并沒有因為學歷的提升而離她遠去。

對此,村上演難免自嘲,以前曾經有過美好的幻想:念完大學之后就能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能有晉升空間,有獎金,還有空閑時間享受人生。

可沒想到畢業了,她依舊在做著服務行業的工作,走著重復的老路,還背負上了沉重的貸款。

戀愛、結婚對村上而言就更是天方夜譚,過上普通人眼中的尋常日子,她都已經費盡全力了。

要是再背起一個家庭的負擔,實在太沉重了,村上想都不敢想。

像這樣在貧困線上艱難掙扎的女性在日本比比皆是。

對于那些年輕時早早脫離職場的家庭主婦來說,更是殘忍。

為了家庭和孩子,她們主動做起了家庭主婦,成為大男子主義的附庸和犧牲品,她們要看丈夫的臉色過日子。

一旦發生意外,離開男人和家庭,再次踏入社會時,她們早已和飛速發展的社會脫節了,沒有企業愿意聘請一個帶著孩子、無法適應職場生涯的女人。

沒有人愿意一輩子做家庭主婦,都是為了家庭和孩子,犧牲自我,成全了別人!

對于家庭主婦,大家怎麼看呢?在你周圍有沒有這樣的人呢?歡迎留言討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