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年輕人不愛吃大米了,難道是動漫中的「遲到少女」害的?

說到對大米的喜愛,日本人可比中國人更加迷戀大米,在日本人固有的傳統觀念中,他們認為大米中含有稻的靈魂,吃了可以充實人的靈魂。而如今,日本大米已不再受到年輕的西方化消費者的青睞,這一轉變也讓上了年紀的日本農民難以生存。

高度經濟發展的1962年,1個日本人的大米消費量為118.3公斤。此後,大米消費量走上了持續減少之路,2016年為54.4公斤,減少了一半以上。1962年,日本人1天吃5.4杯米飯(1杯精米以60克計算),而2016年減少到2.5杯。日本各地的農業實驗基地反復不斷地進行著大米的品種改良,口感好味道香的新品牌米層出不窮,但消費者的「去米化」勢頭依舊無可阻擋。

與大米消費的減少形成對照的,是日本人在油脂類、肉類、牛奶、乳製品上的消費量卻呈增長趨勢。和米飯一樣對比1962年和2016年,2016年油脂類的消費量從5.3公斤上升到14.2公斤,增加了2.7倍;肉類從7.6公斤上升到31.6公斤,增加了4.2倍;牛奶、乳製品從28.4公斤上升到91.3公斤,增加了3.2倍。

日本有個新瀉縣,那裡盛產的「新瀉大米」享譽全球。不管是直接吃,還是做成各類點心,或者是用來釀酒,都是極好的材料,團子就是沒菜也能吃的下,不過即使是這樣的米中王牌,也要為日本消費減少做一些長遠的考慮。

1月17日是日本的飯團之日(おむすびの日),日本的稻米盛產地新潟縣就在當天宣佈推出一項名為「遲到的飯團少女」的企劃,希望提高日本人的白米消費量!

「遲到的飯團少女」企劃

新潟縣的企劃PR動畫指出,日本動漫中的「遲到的吐司少女」形象,其實已經不知不覺在民眾心中植入「早餐應該吃吐司」的觀念,因此也是造成日本年輕人越來越少吃白米的元兇之一!

早上快遲到的美少女,都會含著吐司沖出家門

于是在1月24日,由演員井頭愛海飾演的「遲到的飯團少女」第一彈宣傳視訊正式公佈了……

大家別再含吐司了,跟她一起含著飯團出門吧!

暫且不論這項「遲到的飯團少女」宣傳視訊究竟能不能夠促使日本人多吃米。

至少如此充滿惡搞精神的政府宣傳,已經成功在網路引發了話題了啊~~

視訊中的飯團是由大名鼎鼎的新潟縣產的越光米制作而成

對于新瀉縣來說,改善年輕人早餐中的主食也是個長期的計畫,所以「飯團少女」這個動漫形象創作出來之後,也圍繞著這個主題拍了一部真人版的宣傳片。

然後,少女嘴裡的麵包就被簡單粗暴地換成了飯團。觀眾還沒來得及問「你這飯團是怎麼叼在嘴裡不掉下來的」,官方就趁熱打鐵推出了為考生們設計的「豬排飯團」。

飯團的名字與「勝利」是諧音,也有圖個吉利的含義。有一說一,飽含甜辣醬的豬排飯團,的確比麵包有誘惑力啊,看來當地的年輕人早晨從麵包改成米飯指日可待。

後續的宣傳計畫仍在徵集當中,不過日本的年輕人早上不愛吃大米,難道真的是動漫害的?

其實日本這種「去米化」趨勢,是由飲食的西歐化、老齡化使食量小的人增加、人口的減少等多種原因造成……

2021年9月份,日本新米平均批發價格較去年同期下跌12%,每60公斤糙米售價13255日元(約合人民幣740元),有的大米品種價格跌幅甚至達到了27%。造成日本米價下跌的主因是:疫情期間日本人減少外出聚餐的次數,讓餐飲行業大米需求大幅下滑;今年日本大米需求比疫情之前減少4.4%,僅為703萬噸,而且日本還積壓了大量陳米,供大于求,新米價格自然沒有上漲的動力。

而且,近年還出現了「為了不變胖,不吃碳水化合物比較好」的控糖減肥法理念,總之日本人現在大米吃的少,也不能完全怪動漫。

研究下一代年輕人的生活方式確實是商業要考慮的大事,通過拍這種有趣的宣傳,和切實地改善口味等途徑來吸引年輕人,比起一般的說教要行之有效得多,也是比較值得借鑒的寶貴經驗啊。

為了不讓日本大米「消亡」,穩定米價,日本政府採取了兩大措施,一是控制供給,大量削減大米種植面積。例如,去年15萬噸陳米不能進入市場售賣,由日本農林水產省進行長期保管;另外,2019年日本耕地面積減少到439.7萬公頃,按照這個減產趨勢,到了2030年這個數字將縮小至392萬公頃。

日本又想出了一招,繼續擴大大米出口,去年該國大米出口量增長13%,達到19687噸,連續13年增長創下歷史新高紀錄,是2007年出口量的21倍;同時,日本大米出口額達到53.11億日元,同比增長15%,是2007年的10倍。

現在日本米價下跌,日元又貶值,這或許進一步推動日本大米出口,2019年日本農林水產省曾表示,未來十年日本大米出口量大增10倍的關鍵,就在于能否擴大市場。

— THE END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