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昭惠:開酒館鬧緋聞,不生孩子不理婆婆,首相丈夫敢怒不敢言!

第一夫人代表著一個國家的形象,是一個國家的臉面,大多優雅端莊,氣質高貴,但也有例外。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妻子,安倍昭惠應該算是其中一個奇葩,一個異類。

她公開和丈夫唱反調,開酒館親自服侍客人,喜歡喝酒經常爛醉如泥,緋聞不斷。

她的荒唐事遠不止這樣,讓丈夫既尷尬又沒面子,還降低了支持率,堂堂一國首相卻敢怒不敢言。

安倍昭惠1962年出生于日本一個很有影響力的家族, 松崎家族。

享譽世界的 森永制果株式會社是她們家的家族企業,她是妥妥的豪門千金。

衣食無憂的她,沒什麼野心,也沒什麼遠大的抱負,只在學校混了個中專文憑就出來工作了。

那個時候的安倍昭惠,身材高挑,皮膚白皙,眉清目秀,是一個標準的白富美。

1984年,經人介紹,安倍昭惠認識了在政界發展的安倍晉三,比她大8歲。

安倍晉三的父親在政壇馳騁多年,曾做過外相,距離首相只差一步。

年輕的安倍晉三英俊帥氣,談吐不俗,一番追求終于抱得美人歸,1987年兩人結了婚。

兩個人的家族,一個有錢,一個有權,這場政商聯姻,讓兩個家族實現了共贏。

安倍晉三成為首相的過程中,安倍昭惠的娘家出力不少,她自己也是盡心盡力。

她曾經在電臺工作過,那時候人們還不知道她和安倍晉三的關係。

利用職務之便,她請了很多丈夫老家的親戚和朋友來參加節目。節目期間,讓這些人說丈夫的長處和優點,以此來提高他在民眾中的支持率。

2006年,安倍晉三第一次競選首相,安倍昭惠到處奔波為他拉選票做宣傳。

那時的她頗有點女強人希拉蕊的意思,一路扶持陪伴將丈夫送上了首相之位。

安倍晉三當上首相之後,安倍昭惠成了第一夫人。

那時的她堪稱完美,儀態優雅端莊,盡職盡責,形象積極、陽光,是丈夫的賢內助,深受民眾喜愛。

這是安倍晉三第一次當首相,只當了一年左右就主動辭職了。

2012年,安倍晉三第二次登上首相之位。

這時的安倍昭惠再也不是從前那個堪稱完美的第一夫人,而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在民眾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她開始放飛自我,怎麼高興怎麼來,優雅端莊蕩然無存,成了專拉首相後腿的「豬隊友」。

對于安倍晉三發佈的政令,安倍昭惠公然提出反對意見。她還在大街上和丈夫的反對者合影,笑得一臉燦爛。

安倍晉三剛下達命令,為防止疫情傳播讓人們減少出門次數, 安倍昭惠第二天就帶著一眾明星和網紅朋友大張旗鼓地賞櫻花去了。

她這種明目張膽給丈夫拆臺的行為,顯然根本沒有把身為一國首相的丈夫放在眼裡。

出席重要場合時,安倍昭惠也從不按規矩來。在德仁天皇即位典禮這麼重大的場合,她也能玩出花樣。

按照傳統, 如此莊重的場合她應該穿和服,她卻別出心裁穿了一件白色齊膝連衣裙,在一群和服女性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不倫不類。

在接待外國來賓時,她絲毫不顧忌國家的面子, 也不在意旁人的感受,化身成了攝影師,彎著腿給別人照起相來。

在如此重要的場合都如此隨心所欲,在其他時候更是肆無忌憚。

這位第一夫人開了一家小酒館, 酒館的員工只有一個廚師,剩下的活她全都包攬了,迎來送往,刷盤子,洗碗,樂在其中。

她喜歡喝酒,經常喝到斷片。她還喜歡參加各種午夜派對,有了幾分酒意之後便醜態百出。

和年輕男子摟摟抱抱,招日本男明星陪酒,經常傳出緋聞。

有一次她還在網上上傳了一張赤裸上身的男子照片,男子的胸前還寫著她的名字。

這樣的照片誰看了都得浮想聯翩,真不知道身為丈夫的安倍晉三是如何忍下來的。

安倍昭惠非常喜歡韓國影視明星裡的那些小鮮肉,在丈夫面前也毫不避諱。

一次出訪韓國時,她和自己喜歡的演員朴龍河打了一場高爾夫,打完之後和丈夫一起同朴龍河合了影。

回到家後,安倍昭惠剪去了照片中礙眼的丈夫,將照片掛在了家中。

安倍昭惠的荒唐事層出不窮,給安倍晉三帶來了很多麻煩。

這些還不是讓他最頭痛的,對于妻子,他最為糾結的就是子嗣問題。

安倍昭惠沒有生育能力,結婚30多年膝下空空,她也沒有領養孩子的打算。

安倍晉三雖然在政壇上無比風光,卻不能享受天倫之樂,血脈得不到延續。

貴為一國首相,安倍晉三也擺脫不了婆媳問題的困擾。

他的母親安倍洋子精通政治,她的父親、叔叔都擔任過首相,丈夫是外相,兒子又成了首相。

這些人的成就都離不開安倍洋子的功勞,她雖然是個女人,卻和政治打了一輩子交道。

洋子在生活中也非常的強勢,精明,在家裡說一不二,卻在兒媳婦這裡吃了癟。

她專門為兒媳定了家規,然而卻沒有什麼用,安倍昭惠根本不理她那一套。

安倍昭惠行事荒唐,又多年生不出孩子,對她也極為不恭敬,強勢的安倍洋子自然看不上她,也沒少訓斥她。

安倍昭惠有娘家做靠山,自然不肯受這個氣,經常跟她對著幹。 婆媳二人的關係非常僵,誰也不理誰。

安倍洋子死活不肯跟兒子兒媳住在一起,婆媳兩個也從不在一個桌子上吃飯。

安倍昭惠在丈夫擔任第一任首相期間是他的賢內助,之後卻成了拖後腿的「豬隊友」,成了讓日本國民嫌棄的一個存在。

之所以有如此大的變化,前後判若兩人,安倍昭惠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出了原因, 第一次當首相夫人時,拼命想做好,證明自己,後來就只想做好自己想做的事。

安倍晉三對于妻子的行為十分不滿,卻敢怒不敢言。他也想過兒孫滿堂的生活,卻不敢離婚。

妻子的家族影響力太大,是安倍晉三惹不起,也不敢招惹的一個存在。

安倍昭惠自己有能力,娘家有底氣,只有她不想幹的事,沒有她不敢幹的事,別人的看法,婆婆和丈夫的面子,她根本不在乎。

安倍晉三只能忍著,慣著。自己選的路,哭著也要走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