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妹子嫁初戀,帶娃養家的完美丈夫突然暴斃,葬禮上20年婚姻成騙局

都說人生如戲,但誰也沒想過有人能在自己面前一直演戲,還一演十幾年沒有破綻,露馬腳竟是因為人死了?45歲的鈴木紗都子原本有一個很幸福的家庭,丈夫亮輔卻在一年半前突然暴斃,而隨之破裂的是她曾以為幸福美滿的全部婚姻生活。

紗都子與亮輔國中時就是同學,兩人到高中由朋友發展成戀人,彼此還都是對方的初戀,算是青梅竹馬。

20歲成年就認定了彼此,並且在25歲結了婚。紗都子說因為是初戀走到了結婚,身邊的朋友也都很驚訝。但是,自己一直覺得很幸福,覺得與亮輔是彼此的唯一,且一直堅信著。紗都子與亮輔是在大學畢業後的第三年結的婚,當時身邊的親人有說結得太早,但兩人考慮早結婚是希望早點生孩子,時間上更充裕。

難得夫妻倆都非常喜歡孩子,原本計畫想要生3、4個的,不過生孩子到底不是一廂情願就有的,兩人最終只生了一個女兒。雖然不少日本女性婚後都辭職做了全職太太,但紗都子卻沒有。夫妻倆都有自己的工作,在家事育兒上也是共同分擔。在女兒小的時候,每天都是丈夫負責從保育園接女兒回家,並且做好飯。紗都子回家負責給女兒洗澡再哄睡覺,分工明確。

丈夫從來沒有覺得家事和育兒都是妻子的事,反而是事事參與其中,週末一家人出去露營,或者帶著女兒去遊樂園、動物園。旁人眼裡紗都子一家就是非常幸福的家庭。三十多歲的時候,丈夫其實也有很多出差,不止國內,還有去中東和南非的長期出差。

但即便丈夫出差不在家,紗都子也並沒有多想。紗都子一直覺得與亮輔是互相進步的關係,亮輔忙著升職考試的學習,紗都子為了精進技能也常去參加研討會。女兒中學升學考試那會兒,甚至有一段時間,一家三口吃過晚飯後一起並排坐在餐桌前做試題,夜宵從來都是丈夫亮輔在做。

紗都子與丈夫兩家的父母也是舊識,兩家都是父親先去世了,兩位母親就乾脆住一起彼此有個照應。無論是父母輩還是自己的小家,都足夠成為旁人眼裡的美滿家庭范本。只是這一切都因為丈夫的突然離世而被打破。一年半前的某天夜裡,丈夫亮輔被朋友叫出去喝酒,而當天晚上紗都子就接到了醫院的電話,是用亮輔的手機打來,是一個女性的聲音。當時紗都子很著急擔心,根本沒多想。等到紗都子和女兒趕到醫院的時候,丈夫已經沒有了呼吸,心跳也停止了,丈夫死于心力衰竭。

時至今日,紗都子說根本不記得當時是什麼狀態,只記得女兒在哭泣,婆婆和媽媽趕來後也是嚎啕大哭。而或許最應該悲傷的紗都子卻已悲痛到流不出眼淚,甚至不願意相信那個永遠在滿員電車上會緊緊牽住自己手的丈夫,已經永遠地離開了自己……葬禮過後,骨灰暫時先放在了家裡。在剛好四十九天的時候,突然到訪了一個陌生女人,自稱叫山本,是亮輔的朋友,說聽聞他去世,想過來上柱香。山本的態度看起來很平常,紗都子沒有疑心就讓人進來了,還去準備了茶點。而正當紗都子端著茶點回來,卻看到了驚人的一幕:山本打開了骨灰盒……

紗都子推開山本,質問她在幹什麼。山本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地說:「請給我一捧骨灰。」山本的出現,撕碎了紗都子二十多年幸福的美夢。山本名叫山本美繪,34歲,與亮輔是在職場上認識的。山本坦言與亮輔有男女關係,兩人交往了有十年,而紗都子與丈夫的婚姻統共也就二十年,丈夫竟然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出軌。

山本還提到有陪亮輔去南非出差,紗都子這才回憶起,之前有一次丈夫要去南非出差3個月,當時紗都子剛好有休假,曾向丈夫提想帶著女兒一起過去。丈夫以南非治安不好,擔心母女安全為由勸紗都子就不要過來了,原來是因為有小三相伴。山本說一直知道亮輔有家庭,說自己什麼都不要,只是喜歡亮輔,一邊說還一邊哭著,仿佛真的是真情實感。但事實真的是這樣麼?難道跟小三之間是單純的愛戀,不牽扯金錢?山本美繪在和亮輔確定關係後,就從學生時代租住的公寓搬去了離亮輔公司近的地方,房租比之前的高一些,亮輔每個月都有貼補山本的房租。

這筆錢紗都子從來都不知道是因為,他們夫妻倆彼此的收入都是各自管。家庭在錢上的分配是,亮輔負責負擔房貸的部分,紗都子負責日常生活費的支出,另外再各自拿出一筆公費用于家庭中的其它開支。

所以,這樣的情況下,亮輔每個月拿錢給小三,生日給小三買首飾的這些錢,紗都子自然是不知道的。二十年自以為非常幸福的婚姻,結果只是丈夫的完美演繹,看著面前的山本,紗都子憤怒地質問:「因為亮輔死了,所以你拿不到錢了是麼?!」看著面前的山本,紗都子覺得自己這些年仿佛一個笑話。紗都子說她連結婚戒指都沒有要過。自己不是那種喜歡首飾的女人,亮輔是最明白的。而山本與自己完全是不同的類型,山本穿著高跟鞋,紗都子卻沒有一雙高跟鞋。

如果說亮輔喜歡山本這種樣子的女性的話,那他與紗都子結婚的初衷是什麼呢,如果不是喜歡不是愛的話,這對紗都子來說才是最大的打擊。心灰意冷的紗都子無意再掙扎什麼,便給了山本一捧骨灰。後來,紗都子從丈夫的朋友那裡聽說,山本有一個孩子,不用說就是亮輔的孩子,即將要上小學,是個男孩。

看來丈夫的朋友都知道山本的存在,還安慰紗都子說:「正因為你是妻子,所以美繪沒有要任何東西(只要了骨灰)。」而在紗都子心裡,她覺得山本的到來已經奪走了她最重要的東西,就是三十年來對丈夫的信任感。一場索要骨灰的鬧劇到此結束,紗都子沒有將這些告訴婆婆和媽媽。

丈夫為什麼會這麼做,紗都子永遠也得不到答案了。很多有類似經歷的女性可能都有紗都子一樣的疑問,丈夫有沒有真的愛過自己,如果說不愛了,為什麼不能失婚了再跟別的人在一起,為什麼一定要出軌?

在各種疑問面前,在糾結愛與不愛之前,或許應該先「計較」的是欺騙。他有沒有真的愛過你的疑問,通過他真的騙過你的演算,那不愛,就是答案。

- End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