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現實版《深夜食堂》,夫妻24小時營業,為客人隱瞞隱私!人生百味,盡在這四方食堂間

他們一輩子隻做一件事,

卻在城市的小小角落,

溫柔地包容著世間的脆弱。

半夜3點多,

大部分人都已經進入了沉沉的夢鄉,

而這家小餐館,

卻熱鬧嘈雜,人聲鼎沸,

小小的店裡,

擠滿了來光顧的客人。

這家已經開了44年的店

為了滿足客人的需求,

20年前決定24小時營業,

老闆和妻子兩個人輪流換班,

一直堅持到現在。

客人裡會有穿著少女水手服的中年阿貝,

據說患有精神分裂症,

他說穿成這樣去其他店會被趕出來,

但在這裡卻可以安靜地在自己的位子消磨時間。

他問老闆看到自己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老闆只說覺得他是個很有趣的人,

包容可能是這家店最鮮明的特點。

所以有為了工作長居東京的客人,

只要回家一定會來這裡,

他去過很多高檔餐廳,

但還是會經常惦念這家小店的關東煮,

可能是因為在這裡,

才是他最放鬆的時候吧。

還有在打扮時髦的20歲小夥,

為了未來的計畫在拼命存錢,

所以選擇在招待俱樂部做牛郎,

可是父母無法理解,希望他去找正經工作,

而在這裡,不用說有用的話,不會被說教,

深夜下班喝一碗熱騰騰的湯,

就是對一整天辛苦工作的最好慰藉。

所有現實中的悲歡聚散,

在這裡最終都化作熱乎乎的煙火氣。

而這間「深夜食堂」的老闆,

是最好的傾聽者。

小店所在的大阪西成以前是日本最大的貧民窟,住在這裡的人們,魚龍混雜,幾乎都是社會底層。

但誰也想不到,在這樣一個地方,竟然有一家店,像深夜裡的心靈療愈所,安慰著一個個受夠了風吹雨打的靈魂。

門面看上去小小的,就在馬路邊上,玻璃門已經不見了本來的面目,被傳單貼滿。

老闆卻說,把門貼起來是客人的要求。因為來這裡的,什麼樣的人都有,甚至還有搞外遇的半夜過來碰頭,很多人不想被人看到,店門就這樣被遮起來了。

店面雖然很小,但好歹已經開了40多年,在逐漸滿足客人要求的過程中,店裡的菜品已經有一百多種。

店裡只有夫妻倆在操持,為了能夠24小時營業,老闆和妻子每隔幾個小時會換班,輪流回家休息,保證兩個人都有足夠的精力。

這裡有剛來不久的新客人,比如這個年近50的中年男人,1年前因為事故受傷,不但丟掉了工作,左腿也瘸了。

他也嘗試去找工作,但面試了四五次,都因為腿的問題被拒絕了。

靠著生活保障,一直悶在家裡,其實是很痛苦的,來這裡喝喝酒,和老闆聊聊天,心情會稍稍好點吧。

他要走了,老闆娘不會喊他付錢,而是很自覺地默認他賒賬,她說,等拿到生活保障金的時候,他就會來結賬了,這在店裡是常有的事。

手頭這麼緊的客人,就不怕他賴賬嗎?老闆娘搖搖頭,說 幫助別人和被幫助,都是相互的

店裡也有已經光顧了十幾年的老客人。

這個女客人63歲,依然單身,以前是個英語老師。她的頭髮一半花白一半枯黃,已經很久沒有打理過了。

這家店,是她和戀人相遇的回憶之地。

他們很相愛,但是3年前,飽受抑鬱症折磨的愛人突然從陽臺上跳了下去,從此天人永隔。

她還是經常想起他,溫柔純樸,但想念之後只有空洞的現實。

現在,她也只能在這家兩人相遇的小店,懷揣著愛人的遺物,就著杯裡的酒,默默懷念他。

客人們的家庭和工作各不相同,卻好像在這又小又窄的空間裡,找到了共存的默契。

70歲的計程車司機,下了班,趁著夜深來這裡喝一杯。

曾經是姐妹的女孩們,都已經當了媽媽,白天的生活有孩子有丈夫,好像必須要一刻不停地忙忙碌碌,也只有趁著深夜的空閒,在這裡聚一聚,聊聊各自的生活。

生活各有艱辛,都說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但好像在這裡,能得到一點釋放。

每個城市都有深夜徘徊的路人,而這樣的深夜食堂,也不止一家。

在長崎的一個小鎮,有一家店,開了70年,讓人們在深夜有可以去的地方。

小店的門面很簡單,照片是一塊白板,就靠在門口的牆上,客人一目了然。

老闆美佐子已經91歲了,她從22歲開始,就在店裡幫忙,一直到現在,每天晚上9點到早上9點,依然還是她一個人打理店鋪。

其他的時間交給別人,但深夜裡的這段時間,她放不下她的客人們,每天都會準時來店裡。

美佐子至今一直獨居,她說,等意識到的時候,她好像已經錯過了結婚的年紀。

她是家裡的長姐,為了供弟弟妹妹上學,選擇幫父母一起經營家裡的店,那時候,這裡還是個蔬果店,每天淩晨12點就關門。

但淩晨之後還是總有客人上門,又考慮到下班太晚的人們,這家店就慢慢從蔬果店變成了小食堂。

「也不是沒有人說要娶我,但那時候父母年紀都很大了,如果自己離開,店肯定就關門了,我捨不得,所以就拒絕了他。」

美佐子回憶起久遠以前的往事,只是輕描淡寫地這樣解釋。

對于很多人來說, 這家店更像是一個深夜問題解決中心,而美佐子也不只是老闆,而是他們每天見面的朋友,甚至沒有血緣的親人。

今年35歲的林田,在酒吧工作,從四年前開始,幾乎每天都來這裡,她至今單身,沒有家庭沒有孩子。

林田覺得自己跟美佐子很像,她叫她媽媽,說自己很嚮往這樣單身一輩子的人生。每天夜裡下了班,她都來這裡,喝點酒,和美佐子聊聊天,然後再回家。

雖然看上去過得瀟灑自在,但美佐子看出來她其實並不開心。

她問林田晚上工作的時候要喝多少酒,林田說就幾罐啤酒而已,美佐子卻很嚴肅地叮囑她,年輕的時候,還是要注意身體健康,不要喝太多酒。

美佐子說,痛苦的人 她見過很多,快樂的人她也見過很多,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在她的輕聲叮囑下,林田卻忍不住淚流滿面,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關心過她了。

林田對美佐子說,你要是死了,我就沒有地方可以去了,你活到120歲好不好?但是生命何時結束,誰又能真的確定呢。

美佐子年輕的時候,這條街道熱鬧繁華,夜夜燈火通明。

但現在,只剩蕭索寂寥,因為經營不下去而倒閉的店鋪,到處都是。

隔壁壽司店的老闆和美佐子認識已經40多年了,他說現在的客人,只剩下以前的十分之一了,但勉強還能維持下去。

每天淩晨收工,他都要來美佐子的店裡喝一杯,看看她工作的樣子,哪怕只看一下,也就有動力去面對明天的工作了。

這家店是爸爸親手交到他手裡的,他想要像美佐子一樣,一直經營下去。

70年不曾停歇,從接受這家店開始,美佐子就一直關懷著來她店裡的每個人,仿佛已經成了本能。她的人生全都給了工作,但是她說,只要她在店裡,就覺得非常開心。

她說, 給客人們提供寄託的同時,自己也在被客人們療愈著,因為她知道自己是被需要的。

不管是夫婦食堂的老闆和老闆娘,還是為小食堂工作了70年的美佐子,他們不是現實意義上的成功人士,每天都做著普通甚至重復的工作。

但與此同時,他們卻也在完成著一件偉大的事,終其一生, 他們都在向陌生人傳遞著溫暖和善意

殘酷的現實裡,永遠亮著燈的小小店面,就像人生路途上一盞微弱卻溫暖的路燈,讓迷茫的人暫時停下來,休息取暖,攢夠直面人生的勇氣。

- 完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