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渣男」近藤真彥的風流史:劈腿梅豔芳,56歲還出軌比自己小25歲女生!

他擁有俊俏外表及一副好歌喉,80年代在日本紅極一時,是日本史上首位出道單曲初登場便獲得Oricon冠軍的歌手。

本可以憑藉扎實的唱功持續走紅,可他偏偏選擇以最差的方式被全日本國民所熟知。

與港日三大天后梅豔芳、中森名菜、松田聖子的情感糾葛,以及策劃臭名昭著的「金屏風事件」,令他被日媒冠上「空前絕後的渣男」稱號。

即便現在已經56歲了,還背著妻子玩「父女戀」。

今天,給大家扒一下這位被譽為「日本第一渣男」近藤真彥的故事。

一、早產兒的逆襲,80年代日本頭號男偶像

1964年7月,近藤真彥出生于神奈川縣橫濱市。

他是一個早產兒,出生體重僅有兩千五百克,體質羸弱。

近藤真彥的母親——近藤美惠子

小時候,他已經是出了名的調皮,屬于鄰居口中說的「熊孩子」。

為了管住他,媽媽只能用棍棒侍候。

近藤真彥能進入日本演藝圈的契機是,在中學一年級時參加「傑尼斯事務所」的面試並被選中,成為練習生接受了兩年時間的培訓。

1979年,15歲的他以出演《3年B組金八先生》正式出道。

這部校園教育題材電視劇,因注重反映當時的教育現實問題,如未婚媽媽 ,校園暴力,性別認同障礙,青少年吸D等,在日本引起巨大反響。

以至于這部劇拍攝歷時32年,播出超過9季仍長久不衰。

劇集的超高人氣,也帶動了眾多演員走紅。

例如飾演主角「金八老師」的武田鐵矢,播出後被譽為「國民教師」。

連同在劇中飾演戲份不多「星野清」的近藤真彥,也一併受到裹挾,被推入日本演藝圈的洪流之中。

1980年初,「傑尼斯事務所」將在旗下出演過《3年B組金八先生》三位藝人近藤真彥、田原俊彥、野村義男組成「田原三重唱」,打算承接70年代男子偶像「新禦三家」的路線活躍于演藝圈。

可惜這三人在一起並沒有化學作用,組合不溫不火。

無奈之下,事務所只能讓三人各自單飛,以Solo的形式開始活動。

沒料到,這個決定捧出兩個80年代日本頂級男偶像。

1980年6月,田原俊彥單飛後發行了首張單曲《哀愁でいと》。

單曲銷量75萬張,令他獲得第22回日本唱片大賞最優秀新人賞,第11回日本歌謠大賞·放送音樂新人賞。

自此,田原俊彥一炮而紅,成為「傑尼斯事務所」的頂級偶像。

Photo source:《Sneaker Blues》

同一年末,16歲的近藤真彥發行首張個人單曲《sneaker blues》。

發行首周即在公信榜取得冠軍,並持續蟬聯5周時間,讓他成為日本音樂史上,首位出道單曲即斬獲Oricon冠軍的男歌手。

接著,近藤真彥一發不可收拾。

連續14首單曲獲得Oricon公信榜第一名,多次登上在日本影響力堪比「春晚」的NHK紅白歌會,並于1987年以「愚者」獲得日本唱片大賞的大賞,影響力橫掃至整個亞洲。

在當時還流行J-pop的年代,許多人都爭先模仿藤真彥的「火柴頭」造型。

二、金童玉女,因戲生情

演而優則唱,唱而優則演。

在日本歌壇上佔有了一席之地後,近藤真彥便想著從音樂圈跨度到影視圈,進而升級為全能藝人。

1983年,在「傑尼斯事務所」的運作下,他得以與中森明菜攜手合作,拍攝舛田利雄執導的電影《愛之旅》。

中森明菜出生于1965年,比近藤真彥小1歲。

不同于男方在演藝事業上順風順水,從小立志當歌星的中森明菜從13歲開始,就積極參加歌星選拔節目《明星誕生!》。

可惜,兩度遇冷。

直到1981年,「一代人的偶像」山口百惠宣佈隱退後,日本演藝圈一直在苦苦尋覓下一個接班人。

恰逢此時,16歲的中森明菜的出現讓所有人眼前一亮。

她以山口百惠的代表作《夢先案內人》第三次參選《明星誕生!》,這首歌的旋律與曲調適合中森明菜的中低音,得到了身為評審員之一的中村泰士極高的評價,創下392分的該綜藝開播以來最高記錄。

賽後在電視臺的引介下,她分別與「研音」以及「華納」簽下經紀合約與唱片合約,如願成為歌手。

後來在經紀公司的刻意地包裝下,媒體與歌迷均視其為山口百惠的接班人,而這樣的情況使得中森明菜的名氣迅速提高。

令她發行的專輯或單曲,都有十分亮眼的成績。

例如在1982年11月發行的第三張單曲《第二段戀情》,一發行即刻登上排行榜第一名,銷售量高達76萬張,讓她幾乎囊括當年日本的各大新人獎。

同為當時日本歌壇炙手可熱的超級新人偶像,媒體自然喜歡把近藤真彥和中森明菜組成「螢幕CP」,以便更好製作話題。

「傑尼斯事務所」正是看准這點,才把兩人撮合到一起,拍攝電影《愛之旅》。

誰料到,這部戲卻將兩人的緣分緊緊捆綁在了一起。

原本只是「螢幕CP」的近藤真彥和中森明菜,在拍這部浪漫至極的電影時,假戲真做走到了一起。

在《愛之旅》的發佈會上,中森明菜還很隱晦證實兩人的戀情。

近藤真彥在後續採訪中,也隱晦表達了對中森明菜的喜歡:

「有一場我背著她的戲,我全身被汗水濕透,那是我最喜歡的情景。遺憾的是,這只是在電影中出現的情景,我真的希望它能變成事實。」

之後,兩人就經常以情侶的姿態上各大節目。

在某節目上,有主持人問中森明菜:「你有計劃過大概幾歲結婚嗎?」

她回答:「大概23、24的樣子吧。」

主持人繼續詢問:「那結婚以後工作怎麼辦呢?」

她則表示可以為了婚姻,選擇隱退。

可見,女方用情至深。

只可惜,中森明菜遇人不淑。

三、香江豔遇,渣男本色暴露

1985年,出道7年的近藤真彥在電影、唱片、舞臺劇、電視劇等領域勢頭不減。主演的古裝舞臺劇《森之石鬆》,連演45場,場場爆滿。

或許一切都得來太易,他開始逐漸放縱自己。

為了尋求刺激,近藤真彥每晚相約同夥到高速公路非法飆車,然後深夜到各個酒吧流連忘返。

估計連他自己也不知逃脫了多少次交警追查,在酒後不知做了多少荒唐。

只記得有一次喝得伶仃大醉,近藤真彥跑去餐廳的廚房找來一桶沙拉油,整桶地倒在朋友的頭上。

同一年,近藤真彥造訪香港,受到了本土演藝界的熱烈歡迎。

盛大的酒會上,他與梅豔芳短暫的相逢,悄悄在兩人的心裡埋下一顆情種,讓他與中森明菜的戀情出現了第一個分岔口。

1986年,近藤真彥再次因舉辦演唱會造訪香港。

梅姑作為歌迷,前去捧場。

演唱會結束後,正當梅豔芳念念不忘之際,兩人再度在慶功酒會上相遇。

不明就裡的友人,還在引薦二人認識,不想近藤真彥早已臉上堆滿了笑容,執意說去年已經認識了她。

酒會後,一眾人又去了的士高跳舞。

在迷幻的氣氛下,近藤真彥輕輕一句「我可以吻你嗎」,把梅姑撩得小鹿亂撞。

夜色之中,女方點了點頭,兩人就此一吻定情。

次日,近藤真彥還邀請她一起購物,梅豔芳推掉所有工作,當了一天的普通女友,陪著自己喜歡的男人行走在街道。

兩人還在互相了禮物,作為定情信物,浪漫至極。

多年後,在一個採訪中,梅姑還提到近藤真彥送給她的鑽石胸針:「 我至今仍捨不得用,鎖在保險箱裡。

回到日本後,近藤真彥還會在每個夜晚,撥打越洋電話給梅豔芳。

兩人似乎有著聊不完的話題,每晚能通話兩個小時。

就這樣日久生情,女方深深陷入了男方的「溫柔鄉」。

僅過了半個月,梅豔芳就為他往東京、香港兩地跑,還在北海道買下一棟小公寓,作為兩人臨時的愛巢,效仿日本妻子為其洗衣做飯。

梅豔芳去世後,友人回憶起那段時光,內心感慨萬千:「 有一次我到北海道,看見她在家裡刷著廁所,儼然一副賢妻良母的模樣。她真的很愛他。

只不過,愛得如此卑微的梅姑,卻不知道自己是「第三者」。

儘管她好幾次追問近藤真彥與中森明菜的關係,得到的回答都是:「我和中森明菜已經分手了。」

直到男方感到了厭煩,為了擺脫她才說出那句渣男的經典語錄:「 中森明菜離開我是活不了的,而你沒有我還能好好活下去。

最後,梅豔芳沒有大吵大鬧,也沒有挽留。

而是選擇打包行李,默默離開日本,給彼此留存了體面。

多年後接受節目《名人面對面》,許戈輝問梅豔芳:「 在你經歷的感情裡面,有沒有哪一段是你特別後悔分手的,現在想起來仍會很留戀的?

她思考片刻,談談地說到:

「不後悔,我做人從來不後悔,過了的事情都忘了。但如果你讓我重新再選一遍,我會選擇20歲那段。」

四、再度出軌,設局利用女友洗白

與梅豔芳的戀情結束後,近藤真彥一個轉身,又回到了中森明菜的懷裡。

在這期間,他跟女方許下結婚的誓言。

中森明菜滿心歡喜,以為自己守得雲開見月明,在事業與生活中處處讓著近藤真彥,討他歡心。

例如1987年的日本「唱片大賞」中,中森明菜的唱片《難破船》銷量高達40萬,明明可以力壓近藤真彥的作品得獎的,但她卻退出了唱片大賞,把獎賞留給了近藤真彥。

男方並不滿足,哄騙女方說「我們該要有一個家」,以此來暗示中森明菜要買房子。

她二話不說,掏出8000萬日元買了套公寓,作為兩人的愛巢。

可一味地縱容,等來的卻不是幸福,而是一場令她崩潰的噩夢。

1989年2月,日媒爆出近藤真彥在紐約與已婚的松田聖子幽會,偷歡共度良宵。

和中森明菜一樣,松田聖子是一名實力派的偶像歌手,被日本國民譽為「永遠的偶像」。

在80至90年代的日本歌壇,中森明菜與松田聖子被媒體譽為「宿敵」。她們之間的競爭不僅限于日本本土,還波及了香港,臺灣等地,粉絲中也分為「聖子派」和「明菜派」。

回到日本後,近藤真彥並沒對「出軌門」作出任何回應,反倒是松田聖子召開記者會進行澄清:「交往什麼的,根本不可能。」

而當時中森明菜的家事,也不斷鬧人心。

猶如「吸血鬼」的父親與二哥,每個月都從她的個人事務所「Milky House」私自挪用金錢;同樣想當藝人的妹妹中森明穗為了紅,瞞著她拍了半裸畫面的寫真集及影片;最愛自己的母親遭遇重病.....

1989年7月,在各種打擊之下,中森明菜在近藤真彥的家中割腕自盡,經過了六個小時的搶救才脫離生命危險。

當紅偶像自盡,自然是引發了日本娛樂圈的大震動。

媒體把該事歸位三個原因,即「事務所壓榨不堪壓力自盡」、「家庭關係不和諧論」與「渣男論」。而因為中森明菜是在男友家中割腕自盡,導致後者流傳甚廣,令近藤真彥的事業遭受重創。

為了挽回事業,男方便策劃出知名的「金屏風事件」,把所有鍋完全甩給了中森明菜。

那是在1989年的最後一天,近藤真彥特地選了個與「紅白歌會」撞期的日子,並在現場豎起在日本象徵宣佈婚訊的金屏風,仿佛是要告訴公眾自己要宣佈婚訊。

而被叫來的中森明菜,看到場上豎起的金屏風,也信以為真。

沒曾想到在發佈會的內容,卻是近藤真彥對鏡頭的訴苦:「 這半年對我來說,是非常的辛苦。哪怕是很小的事情,只要能幫她恢復的,我都在做。

中森明菜完全懵了,在失神落魄間,如同提線木偶般任由近藤真彥擺佈,語無倫次承攬下所有責難。

最過分的是,近藤真彥利用完女方後還跟眾多記者表示,自己完全沒有任何結婚的打算。

殺人誅心,不過如此。

但自此,兩人的孽緣也宣佈結束。

五、花心不改,被罰無限期暫停演藝活動

進入90年代後,在一系列的波瀾和爭議中,近藤真彥的時代悄無聲息地結束了。

之後,他淡出演藝事業,重心放在自己的興趣上。

不僅成為了「傑尼斯事務所」的董事,還自行創立了「近藤賽車」,身兼賽車公司老闆,教練與車手。

1994年6月,近藤真彥宣佈與圈外女友和田敦子結婚,兩人共同入住在中森明菜買給他的公寓中。

據說和田敦子是,一名患有不孕症的富家女。

為了能有個孩子,她接受了多年的治療,最終在結婚第14年的時候,以41歲的高齡為近藤真彥生下一子。

然而,已為人父的近藤真彥,並沒有就此修心養性。

2020年11月,56歲的近藤真彥被《週刊文春》雜誌爆料,他與一名比自己小25歲的女性發生婚外情。

據《週刊文春》透露,雜誌社在10月下旬全程拍攝到近藤真彥和一名女性(稱為A子)在沖繩的高爾夫球場遊玩,結束後又一起去了酒店最上層的房間。

據知情人士透露,A子31歲,是一家定制西裝公司的年輕社長。

兩人認識于5年前的一場飯局,當時A子有一位已經同居的男友,但近藤真彥對A子一見鍾情,展開了猛烈追求,並成功搶到手。

更噁心的是,近藤真彥的出軌並非偷偷摸摸。

他與A子在沖繩的高爾夫球場遊玩時,同場還有上市公司社長及大公司老闆。

好傢伙,難怪交往了5年沒一點風聲,原來身邊的人都知道。

事件暴露後,近藤真彥所代言的品牌紛紛選擇了與他解約,他所出演的廣告被撤下,原定放送的廣播節目被臨時替換。

2020年11月17日,近藤真彥坦承出軌事實,並透過傑尼斯事務所發表聲明,無限期停止所有演藝事業。

從1986年,22歲出軌梅豔芳,再到2015年,51歲已為人父還玩婚外情。

事實證明,近藤真彥無愧于「日娛圈第一渣男」的稱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