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才少女淪為女優:10次想離開世界,兩度離婚,曾為牛郎壕擲500萬,墮入深淵的她,31歲重返賽場榮獲冠軍:做自己人生的救世主

從天堂到地獄的距離有多遠?大概只需幾秒鐘。

曾被無數人吹捧的她,真切地經歷過這一瞬,被所有人拋棄後,她開始自甘墮落:這輩子就這樣吧?

從此,她被無數負面標籤纏身,成人片女優、兩度離婚、10次自沙、墮胎……

所幸,曾經熱愛的滑雪,再度讓她看到人生的光亮。

天才少女

Unfortunate

冬奧結束了,期間霸佔社交媒體上最多的詞之一便是:天才少女谷愛淩。

線民新一輪的吹捧,顯然是非常狂熱,而18歲的谷愛淩摘得兩金一銀之後,享受吹捧之餘仍能保留理智,非常難得。

顯然,她的人生正要揚帆起航。

在日本,也有一位天才少女——今井夢露,她曾經也像谷愛淩一樣,是一名女子滑雪選手,然而,她的人生高光卻止步于美好的18歲。

她在「雞娃」教育中長大,12歲成為職業滑雪運動員,14歲成為全日本滑雪錦標賽滑雪板項目的冠軍。

年少成名後,夢露被自己的國家吹捧為「日本之光」。

18歲那年,她在一場比賽中出現失誤,那些曾經吹捧過她的人,不但沒有安慰她繼續努力,反而直接把她推向輿論的深淵。

面對全民謾駡,她無奈放棄滑雪,整日流連牛郎夜店,兩次婚姻都遇人不淑,後來甚至下海成為AV女優。

放棄人生,或許很簡單,但醒悟之後再重拾人生高光,卻空前艱難。

然而,今井夢露做到了!

1987年,在大阪出生的今井夢露,迎來了父親的格外關注。

父親成田隆史是名滑雪教練,每迎來一個孩子,他感覺自己離夢想就更近一步。

沒能成為一名單板滑雪運動員,是他一輩子的遺憾,于是,膝下的三個孩子成了他實現理想的兵卒。

夢露五歲的時候,正是愛玩的年紀,可父親卻整日讓她訓練,蹦床、滑雪加上高強度體能訓練,每天至少都要練10個小時以上。

回到家之後,她還要面對父母的爭吵,沒多久,母親不堪婚姻的痛楚,和父親離了婚。

母親的離開,讓年幼的夢露感到更加痛苦,她每天以淚洗面,可父親根本不在乎她的內心感受,給予她的仍是無休止的訓練。

經過刻苦訓練,夢露的滑雪天賦逐漸展現。

12歲,她就成為全世界公認的最年輕的滑雪選手,14歲的時候,夢露又拿到全日本滑雪錦標賽滑雪板項目的冠軍。

獲得榮譽的同時,父親的魔鬼式訓練,讓處于青春期的夢露開始產生逆反心理。

上國中三年級時,她經常翹課,以此來表露內心的不滿。

15歲時,她甚至前往兒童保護機構,希望能擺脫父親的控制,然而沒多久,她就被拖回家,依舊是無休止的訓練、比賽。

「那一陣經常去精神病院檢查,感覺自己已經有精神分裂症了。」

雖然不甘控制,但賽場上的夢露表現卻是非常出色,贊助商一擁而來,紛紛請她來拍廣告,這讓她名氣大增。

然而,名氣帶給她鮮花、掌聲,卻也給她招來了不幸。

某天,她獨自一人出行,路上3名17歲左右的高中生看到她後起了歹心,尾隨身後並將她強暴。

接二連三的不幸徹底擊垮了夢露,這次她真得患上了精神分裂症,還住進了精神病院。

可她那偏執的父親並沒有因此放過她,仍是層層施壓,逼迫她不停訓練,參加各種比賽。

即便夢露精神狀態不佳,可到了賽場上,她就像會飛的鳥兒一樣,意氣風發屢屢奪魁。

2006年,18歲的夢露終于獲得了都靈冬奧會的參賽資格。

這是她第一次參加冬奧會,出征前,贊助商為她舉辦了一場壯行會,她還在臺上唱rap為自己加油。

然而,命運並沒有眷顧她,比賽中她意外失誤,在做一個空翻接旋轉動作時摔倒在地,頭部嚴重摔傷。

夢露當場意識模糊,還被救援直升機送到就近的醫院治療,最後,她因排名倒數無緣冬奧。

日本國民對她的傷勢並不關心,反而肆意指責她。

「送她參加冬奧會就是在浪費國人的錢。」

「今井夢露是日本人的恥辱。」

此後,夢露再也無法克服內心的陰影,她的體育生涯從此開始走下坡路。

滑雪將她推向榮譽高地,卻也讓她摔得很慘。

「對很多運動員來講,奧運會是職業生涯的巔峰。但對我而言,這是一場噩夢,這一路,我比誰都害怕失敗,這讓我感到窒息。」

夢露無法從曾經熱愛的滑雪上獲得尊重,身邊也沒有朋友可以傾訴,當她接觸到大阪燈紅酒綠的夜生活時,她無法自拔地陷了進去。

她終日沉迷于牛郎店,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以此逃避現實的壓力。

「只有花錢,我才能享受到從未有過的尊重。」

可牛郎店開銷巨大,即便有再多積蓄,也總會坐吃山空,尤其是沉迷牛郎的夢露。

她曾經一次性在牛郎店壕擲500萬日元(約27萬人民幣),很快,她的銀行賬戶裡沒有一分錢能讓她揮霍了。

這時,她的朋友正好向她發出婚禮邀請,還給她開玩笑說:「期待你的大紅包哦。」

夢露虛榮心作怪,想著賺筆快錢隨禮,思來想去,她竟然去做了應召女。

「只做了3天,拿到錢就辭職走人了。」

靠出賣肉體,她賺了15萬日元(約8223人民幣),在婚禮上,她給朋友包了個10萬日元的紅包。

然而第二天,日本八卦雜誌曝出的「前奧運會選手去做應召女郎」醜聞,讓她再度被日本國民集體網暴。

「當時以為比賽時都戴著護目鏡,客人應該認不出,現在回想起來,只能說年紀小,想法太天真。」

可世上沒有後悔藥可吃,夢露陷入極度焦慮,每天都想著自沙來結束這不堪的一生。前前後後,她嘗試自沙了十次,但每次都沒死成。

有次甚至喝酒吞安眠藥,意識模糊時還想拿刀割腕,所幸朋友及時發現並送醫院搶救,這才活了下來。

身體活下來了,心卻生不如死,可命運沒有給她絲毫憐憫,反而給她帶來多重打擊。

前男友趁勢將他們的故事賣給一家週刊,隨後,多年的好友千子又不幸因事故喪生……

夢露徹底崩潰了,她放棄了自己熱愛的滑雪,急切地投入婚姻生活,渴望從中尋求一絲慰藉。

看似美好的婚姻,卻將她推往更深更黑暗的深淵。

2010年,夢露奉子成婚,嫁給一名普通的餐廳員工,婚後沒多久,她生下一子。

她以為,自己終于過上了普通快樂的生活,沒想到,身邊的丈夫居然是個渣男,剛分娩4個月,丈夫就出軌了,還拋妻棄子。

夢露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無奈之下只能去福利院尋求幫助。

第二年,她又認識了第二任丈夫,很快又結婚了。

2011年,她早產生下一對雙胞胎,可看到孩子時,她差點崩潰:其中一個孩子,身體只有半截。

曾經的放縱終是埋下了苦果,原來,她曾經因為私生活混亂流產過,還患上子宮頸癌,這才導致胎兒在母體嚴重受損。

丈夫知道後很是憤怒,兩人矛盾瞬間升級,2012年,夢露再次離婚。

她獨自一人養兩個孩子,很是艱難,這時她乾脆徹底放棄自己,正式下海。

夢露先是做了裸模,2013年4月,她拍攝發行了名為「MellowStyle」的裸體照片集,發行後,在日本很是轟動。

趁熱打鐵,夢露直接進軍娛樂圈,做了豔星,為此,她還狂砸300萬日幣整形。

2017年,嘗到甜頭的夢露又簽約了一家AV公司,拍了兩支作品,還打上「世界級運動員肉體」的標籤。

雖然罵聲不斷,可依然有很多日本宅男為之前赴後繼。

夢露靠此賺得盆滿缽滿,然而,風光的背後卻是無盡的空虛。

還好,老天似乎不忍一代天才少女繼續自甘墮落,給她找不到歸路的靈魂指引了方向。

她偶然看到平昌冬奧的消息,想到自己也曾輝煌過的滑雪時光,對生活麻木的夢露突然意識到,曾經被她拋棄的滑雪,才是自己的初心。

2018年,夢露報名參加了第35屆全日本滑雪錦標賽。

當時沒有人看好她,可到了賽場上的夢露身姿矯健,一舉拿到90.75分的成績奪冠。

在此之前,她已經13年沒有摸過滑雪工具了,更讓人震驚的是,夢露在採訪中說:「這次比賽結果,我並不是很滿意。因為之前太忙,賽前我只能抽出4天時間訓練。」

或許因為是天才,又或許是曾經的訓練帶給自己的肌肉記憶,不管怎樣,她總算再次站在領獎臺上證明了自己。

找回自我後,夢露重新檢視了自己的人生,「對于以前所做的荒唐事向大家抱歉,自己以前丟掉的東西,希望通過比賽一個個再拿回來。」

如今,她已隱退,每天都是以熱愛生活的面貌示眾,甚至還想代表國家參加北京冬奧會。

可2021年7月末,她不幸感染新冠,再次無緣冬奧。

她的人生由各種不幸和遺憾交織而成,可這次,她不會再萎靡不振了。

滑雪,讓夢露跌入深淵;也是滑雪,成功拯救了她不堪的人生。

她的經歷告訴我們,這世上的種種不幸,都不是人墮落的理由,只有自己,才是自己不幸人生的救世主。

用戶評論